解读易经(第五十三卦)——渐卦

2011-03-09 14:30  字体: 

五十三、渐卦

渐卦是易经六十四卦中的第五十三卦,阐明事物在发展过程中“遁序渐进”的道理。渐卦上巽下艮,巽为木,艮为山,山上有木,木随山势而长,渐长之义。卦中三阴三阳,阴阳均衡,可只有“六二”和“九五”各得其位,相互应援;又巽为长女,艮为少男,有男女婚媾之象,故卦辞“女归吉,利贞。”古代认为,女子生来就是别人家人,所以女子出嫁叫“归”,这与下卦“归妹”是一个意思。古代女子出嫁有个烦琐的过程,要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占卜合婚,六聘之礼方可出嫁;而出嫁的礼仪又很复杂,需一步步有序地进行,故借用喻之“渐”。

53.1 渐:女归吉。利贞。

白话

渐卦:女大当嫁,这是好事。这是吉祥的贞卜。

解读

渐,卦名。本卦为异卦相叠(艮下巽上)。上卦为巽,巽为木;下卦为艮,艮为山。木植于山上,不断生长。喻人立身于道义,培养其德行,进而影响他人,移风易俗。所以卦名曰渐。渐,就是渐进的意思。归,古时侯以女子出嫁为归。

53.2 《彖》曰

渐之进也。“女归吉”也,进得位,往有功也。进以正,可以正邦也。其位刚得中也。止而巽,动而不穷也。

白话

逐渐而进,女子出嫁吉祥。进而取得正位,前往有功。按正道前进,可以正邦国。渐卦的位是刚夭居中。能停下随顺地等待,行动起来就没有困穷。

解读

  • 渐之进也,朱熹说:“之字疑衍。”朱说是。此句当为“渐,进也”。
  • “进得位”两句,本卦初爻为阴爻,居阳位,升进而至于第二爻、第四爻,皆居阴位,是位像相得,喻女子出嫁夫家,得主妇之位。
  • 其位刚得中也,此以九五爻象、爻位为据。九五阳爻,为刚,居上卦中位,第五位又为阳位,是性相合而位得中。喻君王正其位,治理其邦国。
  • 止而巽,本卦下卦为艮,艮为山,其象为静止;上卦为巽,巽义为逊。沉着谦逊是渐卦的品德。

《彖辞》说:渐,就是渐进的意思。本卦初爻为阴,进而升为第二爻、第四爻,皆以阴爻而居阴位,这种卦象显示,女子出嫁,可得主妇之位,能持家庭之政。推而广之,君王能正其位,治其国。渐的下卦为艮,艮义为止;上卦为巽,巽义为逊。像人沉着而谦逊,无往不利,永不困穷。

53.3 《象》曰

山上有木,渐。君子以居贤德善俗。

白话

山上长有树木就是渐卦,君子从中得到启示,要居於安德,改善风俗。

解读

善俗,《释文》:“善俗,王肃本作善风俗。”善,改善。

《象辞》说:本卦下卦为艮,艮为山;上卦为巽,巽为木,木植山上,不断生长,是渐卦的卦象。君子观此卦象,取法于山之育林,从而以贤德自居,担负起改善风俗的社会责任。


53.4 初六

鸿渐于干。小子厉,有言,无咎。《象》曰:小子之厉,义无咎也。

白话

初六:鸿雁走进了山涧。筮遇此爻,警惕小孩顽皮,遭遇危险,应该加以谴责,则没有灾难。《象辞》说:小孩顽皮遭遇危险,由于有家长呵责制止,理应不会失事故。

解读

  • 鸿,王弼说:“鸿,水鸟也。”渐,进,走到。干,《释文》“荀、王肃云:山间涧水也。”即山涧。鸿渐于干,这是象占之辞。本卦六爻均以鸿雁为占,所占多为日常生活中的事情,《象辞》则附会解释。
  • 小子,指小孩。育,沙少海先生说:“当借为*。篆文言与*,形近而讹。《说文》:“*,语相诃拒也。训诃责、谴责。”

爻辞是以鸿(大雁)为喻来说明渐进的过程。鸿是一种水鸟,性情温和,南北群行有序,寒暑往来有时,用以来喻女子及其婚嫁之事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初六”以阴居卦之最下,上无所应,不能远飞,只能“鸿渐于干”。巽为少女,尚不具备出嫁的条件;艮为止,只能是等待。大雁慢悠悠地走上了岸,这时却有个“小子”贸然撞进来,这是危险的。为什么说“厉”呢?因为这个小子不懂“渐”的规矩,没有履行求婚的程序,应该先有媒妁之言,故“有言,吉”。

53.5 六二

鸿渐于磐,饮食衎衎。吉。《象》曰:饮食衎衎,不素饱也。

白话

六二:鸿雁走上水边高地,饱饮餍饫,自得喜乐。筮遇此爻,吉祥。《象辞》说:饱饮餍饫,自得喜乐,喻指其人,自食其力,从不白吃白喝。

解读

磐,本作般。王引之说:“《史记?孝武纪?封禅书》、《汉书?郊祀志》并引武帝诏曰:‘鸿渐于般’。孟康注曰:‘股,水涯堆也。’其义为长。”水涯堆,犹言水边高地。衎衎(kàn),《礼记?檀弓》上。“饮食衎尔。”郑玄注:“衎尔,自得貌。”

“六二”居中得正,上应“九五”之尊,如“鸿渐于磐”,立足稳健,“九五”欲下而应之,“女归”之象。“饮食衎衎”《帛书》作“酒食衍衍”,说的是女子出嫁时欢乐的婚宴场面。


53.6 九三

鸿渐于陆。夫征不复,妇孕不育,凶。利御寇。《象》曰:夫征不复,离群丑也,妇孕不育,失其道也。利御寇,顺相保也。

白话

九三:鸿雁走到旱地上。筮遇此爻,丈夫出征可能不再回返,妇女怀孕可能流产,这是凶险之兆。但有利于抵御敌寇。《象辞》说:丈夫出征不再回返,说明其人掉队遇险。妇女怀孕而流产,说明其人失其保胎之道。利于抵御敌寇,说明国人能够同心同德,保家卫国。

解读

丑,《尔雅?释诂》:“丑,众也。”

“九三”以刚居阳,上无所应,以阳刚之质有躁进之意。鸿本是水鸟,却“渐于陆”,凶多吉少,凶到什么程度呢?“夫征不复,妇孕不育”。“夫征不复”是男子出征不能归还,“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诗经·君子于役》。“妇孕不育”是女子在男子出征前怀了孕,但因难产而生不下孩子。“不复”、“不育”都有“渐”之义。男子之所以不归,是因为随军打仗去了,故“利御寇”。

53.7 六四

鸿渐于木,或得其桷,无咎。《象》曰:或得其桷,顺以巽也。

白话

六四:鸿雁飞到树木上,有的停息在河边堆放的桷木上。筮遇此爻,没有灾难。《象辞》说:有的鸿雁停息在河边堆放的桷木上之所以没有灾难,由于六四阴爻居于九五阳爻之下,像人有驯服而又谦逊之德。

解读

  • 桷(jué),《说文》:“榱也。椽方曰桷。”圆的叫椽,方的叫桷,房屋顶上承瓦的木条。
  • 顺以巽,此以六四、九五之爻象、爻位为据。顺,顺从。巽,谦逊。

“六四”以阴柔处“九三”、“九五”两个阳刚之中,下无所应,处于很困难的境界。“鸿渐于木”,这本不是大雁所居之地。大雁的蹼是相连的,抓不住木头,“或得其桷”——如若站在一个方木上或许尚可站得稳点,而获“无咎”。“桷”是屋顶上的椽子,代指房屋。九三“夫征不复,妇孕不育”,总得找一个安身的地方,一是等夫,二是生子,这个地方大概就是娘家吧。


53.8 九五

鸿渐于陵。妇三岁不孕,终莫之胜,吉。《象》曰:终莫之胜,吉,得所愿也。

白话

九五:鸿雁走到山陵上。筮遇此爻,妻子多年不能怀孕,但始终不会被人取代,吉祥。《象辞》说:始终没有被人取代,吉祥,妻子实现了与其丈夫和谐白头的愿望。

解读

胜,胜过,取代。莫之胜,是说没有人能取代她。

“九五”以阳刚居君位,高高在上,犹“鸿渐于陵”。本与“六二” 正应,但中间有“九三”、“六四”相隔,而不得相见。出征人在外,阴阳得不到调和,故有“妇三岁不孕”之象。但“九五”以刚居尊,“六二”柔顺中正,爱情忠贞不逾,谁也不能夺其志,故“终莫胜之,无咎。”

53.9 上九

鸿渐于阿,其羽可用为仪,吉祥。《象》曰:其羽可用为仪,岩,不可乱也。

白话

上九:鸿雁走到山头上,它的羽毛可用来编织舞具。这是吉祥之兆。《象辞》说:鸿雁的羽毛可用来编织舞具,这是吉祥之兆,编织舞具的羽毛应该纯而不杂,像人心志不乱。

解读

  • 阿,原讹为陆。恒作陆不仅与九三爻辞重复,且不协韵。江永、王引之、俞樾均说是阿之讹。阿、仪古为韵。今据改。《说文》:“阿,大陵也。”
  • 仪,古时侯人文舞的道具,用鸟羽编织。

“上九”处卦之终、巽之极,若“鸿渐于陆”。这里的“陆”当“云路”解,即高飞入云,有超逸远走之象。“其羽可以为仪”是对这种行为的褒奖,它像羽毛一样美丽,可以作为人们的仪表。

渐卦,阐释由停顿的状态,迈步向前时,应采取渐进的原则。前进才能建功,前进当然要刚毅,但也要把握中庸原则。不可以勉强,不可以冒进,应当稳当,依据状况,把握时机,脚踏实地,一步步的循序向前迈进,动静顺乎自然,才能安全,行动不会穷困。如果刚强过度,不停的冒进,就有脱离群众的危险。当然,在渐进中,会有阻碍,但邪不胜正,必须以正当的方式突破。超脱於世俗之外,不为名利所累,则可进退由心,可以说是进的极致。

所属专题:《为大众解读易经》(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