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折尽平生福,慎之!

2016-12-31 14:30  字体: 

王阳明有一次跟学生出游,路旁有两个人在吵架:

一个骂道:“你没有天理!”

一个反驳道:“你没有良心!”

学生说:“老师,他们吵架了!”

王阳明说:“不,他们在讲道!”

用天理、良心要求别人,是在骂人;若用来要求自己,则是在讲道。

与人相处,“讲话”是一种很切实际的修行,语言可杀人,语言也可活人,全凭说者的用心。站在别人的立场,厉言呵斥也无非,站在自己的立场,须臾赞美难全德,而天下无事皆由无私中来,种种是非尽从私我中出。看似轻描淡写的说话,却表现了我们每个人的心量、胸襟以及为人处世的点滴,所以,吾人不得不慎重。而观点滴话语,无论说者、听者,可谓活人必活我,损人不利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大家都知道,是非止于智者。只因智者明白:因缘有顺逆,了则了矣,更不再生。彼此能聚在一起,皆为因缘相牵,顺逆乃命中注定,随缘了却,本无是非可论,又何必再为逞一时口舌之快,而苦了别人,累了自己呢?语言是沟通感情、传达思想的工具,所谓“窥破言语话心迹”,若不能常常以平常心来处世,心有所执,就会出现很多不得体的言语,喜于行,怒于色,继而烦恼丛生。而维摩居士的“一默一声雷”,实为发人深省的棒喝。

苏格拉底非常善于演说。有一个青年前来请教,并说明演说如何重要云云。苏格拉底等他说了半天以后,向他索要两倍的学费,青年问为什么。苏格拉底说:“因为我除了要教你讲话以外,还要教你如何不讲话。”

俗云:“一言折尽平生福。”谨言实在是修身要件。

过耳非言语,言者实为心。

无论是说“是我拉他来的。”还是说“是我请他来的。”

无论是说“这是我管的。”还是说“这是我负责的。”

无论是说“你听我的。”还是说“我们来沟通一下。”

无论是说“你可别后悔。”还是说“你不再考虑吗?”

无论是说“你要给我小心!”还是说“你还是谨慎点好!”

语言本无对错,如何说话以及说话的形式,直在说者的用心: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则彼此愉悦,沟通无滞障;目中无人,妄自尊大,纵使说的天花乱坠,因有失人心,孤掌难鸣。

若实在不好把握说话之技巧,那就只把握好一点:

涉及自己的事儿,不避责,不藏私;涉及别人的事儿,不闲言,不碎语,不苛刻。

剩下的,听天命尽人事,一切随风不执著!

同样都是中国字,有人说了中听,有人说了难心,文字本来没有任何捡择,只是我等莫辜负了它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