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算命先生的高级骗术

2009-06-19 01:59  字体: 

此《英耀篇》是江湖术士不传之秘,达到了中国“揣摩”术心理学的巅峰,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只要稍微懂点算命术的基本术语及原理,再将此《英耀篇》背得滚瓜烂熟,行走江湖为人算命消灾等,不愁搞不到银子,骗不到女色。若算命的真功夫差些,最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若算命术的功夫深些,再结合江湖另一秘诀《扎飞篇》,运用出神入化,加上巧舌如簧,使政界要员、商场巨贾趋之若骛,就可一夜暴富,并能名满天下,长期屹立不倒,跻身“猜测巨匠”之行列。当然,这些都还要加上李宗吾《厚黑学》中的精华——“脸皮厚、心子黑”才行。

认清《英耀篇》的实质,它并不是真正的周易“猜测”,而是打着猜测相命的招牌来行骗,套取人家钱财。当然,不少正统的命相师也有意无意在运用其中的一些“技巧”,一些人则根本不从进步猜测技能作手,根基浮浅,也能“算”得很准,实在不是他算出来的,而是你自己无意中泄露了自己的底细,所以他们也能套住一些人乖乖将钞票奉上,对“巨匠”敬若神明。不少大字识不了几个的巫婆、神汉和那些粗知周易皮毛的家伙,居然能远近著名,千百里外也有人开着小车去求算,于是被人越吹越神,除略有邪通者外,大多都在运用下面这套把戏。

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被封闭起来,因而不能了解别人与自己相通的共同人生体验。一旦算命先生拿别人的人生体验反映你的人生时,你会因“算得准”而感到希奇,实在这没有什么希奇,也用不着感谢算命先生。他指出的是大家(指同一阶层同一性别同一年龄段的人)共同特征。他的正确推断是建立在共性基础上的。

《英耀篇》告诉江湖术士,人是可以被欺骗的,欺骗是可以成功的,只是深谙世道,机智灵活,随机应变。由于一:大部分人是相信天命的,是相信鬼神的,相信冥冥中有一种气力在左右着人的命运;二:世态炎凉,人心不忘利欲,人生不会一帆风顺,人的命运发展有一定之势。江湖相士在长期的算命活动中积累了丰富的观人经验,形成了一整套的算命技巧,这些技巧都是行之有效的骗术。 玩熟斯篇,能做到“鬼神莫测”、“任意纵横”、“四海扬名”。

入门先观来意,既开言切莫踌躇。

(求卦问卜的人一进来,一定要凭着他的衣着相貌、言行举止,洞察他来算命的主旨,明了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怀着什么样的动机来求教于你。在这一点弄清之前,你先不能轻易发表言论。一旦认准了对方意图,觉得判定无误,就不应犹豫,迟疑未定。相命先生开口,最忌彷徨不定,吞吞吐吐。这种半吐半吞的神态,会让人以为你连自己都缺乏自信,更不能取信于他人了。所以“切莫踌躇”,踌躇意味着信誉的消失,失去了吸引求测者并控制对方的基础气力。根据经验,对方进门之后,先不要轻易下结论,可装模作样排出八字,念念有词如子丑寅卯之类,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然后——啪!开口三句话就让他怵立当场,惊为神人。替人相命,命师的头三句话是至关重要的,假如三句话至少对了两句,你就牢牢捉住了对方,对方哪有不举白旗的)

天(父)来问追(子)欲追贵,追来问天为天忧。

(父亲问儿女,个人希望儿女有个好的前途,望子成龙,盼子富贵;或者儿女学习不佳,或者儿女早恋影响学业,或者儿女谈了恋爱做父亲的不太喜欢这个未来的儿媳或女婿等;或者儿女生意蚀了本,看今后怎么;或者儿女出门在外,是否平安等。子来问父母,无外乎父母当官,能否再升;父母贪污纳贿,会不会翻船;父母生病,病情结果怎么;父母官非,能否化解,总而言之多数是有病有灾等不祥之光。以上诸等,若不能明确揣摩出来,不得已再运用“哄、吓、诈”三招,对方哪有不据实以言的,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八(妻)问七(夫),喜者欲凭七贵,怨者实为七愁。七问八,非八有事,定然子息艰难。 

(老婆问老公,无外乎老公前程怎么,官运怎么,财运怎么,在外嫖*或养小情妇等怎么,或下岗后职业怎么等。实在女人最好哄了,往好的方面去说,坏事也能变成好事。比如他官运亨通,财运大发等,或在外有女人是好事,不然您会被克死等;或老公蚀了财或遇小人等等东拉西扯,随机应变,越说越象真的。妻问其夫,假如满面带喜兴冲冲而来,那她的丈夫可能有官运、有福禄或横财,至少她希望如此,满面愁容而带怨气者,肯定是为“七愁”之事而来:无子、淫佚、不事父母公姑、口舌多言、盗窃、妒忌、顽疾。夫问妻,多数情况是问生子、淫行、顽疾、是不是要离婚等事。)

士子问前程,生孙(商贾)为近古(近况好不好)。

(读书人来问命算卦,多半是为了功名前程,希望有飞黄腾达之日,光宗耀祖之时;商人来问卜,则由于近来生意不好的缘故。怎样进一步判定这些人的来意呢,就是抓其特征,见下)

叠叠问此事,定然此事缺;频频问原因,其中定有因。

(以上四句,“庶民日用而不知”,真是令人拍案叫绝!一个叠叠,一个频频,已把求卜者的急切心情和盘手托出,他们所问的,恰是他们心事所在。他们所希望的,恰是他们所缺少的!他们想探询寻找出原因来,那么这里面定然有名堂。你相命的,就要在上面做文章,牢牢地吸引诱惑住来问者。)

一片真诚,自说慕名求教,此人乃是“一哥”。笑问请看我*相何如?此人非火底(有权有势的人物),即是“畜生”!砂砾丛中辨金石,衣冠队里排鱼龙(下缺四句)。

(还要善于区分下面两种人:假如脸上一片真诚之色,自己先容说,是慕我前来求卜问卦者,这种人多数是信神信命信卦的“一哥”——即虔诚的问卜求卦者。假如满口浅笑,装模作样,故意说请问我的*相怎么,那么,这种人不是有钱有势的人,就是专门来向你挑衅、捣蛋、败坏你声誉的轻薄之徒。在前来算命的人群里,有富贵官宦之人装穷卖傻前来相命,以此考你;也有穷愁潦倒之人,冒充富贵之人前来试你;或者是不怀好意的同行,或者是看了两本命书自以为了不起的家伙别有专心的前来考核你,存心踢馆给你难堪。你一定要在砂砾丛中辨认出是金还是石,在一大群前来相命的人流中识别出是龙还是鱼。不然,就是闹出笑话,丢“周易猜测学”的脸。)

僧道从清高,不忘利欲。

(继续阐述上面的思想观点,教授相命者从更高的层次,即从来人的外表、谈吐、性格特征、心理倾向、命运趋势、人生动态作尽一步识别,洞察他们来问卜求卜的意向。由于没有这种识别和洞察,就无所说的看相算命,所以秘本言犹未尽,不厌其烦,恣意发挥,务求淋漓尽致。由于社会是复杂的,人生是复杂的,仅仅分析父子、夫妻、穷人、富人读书人和“一哥”是远远不够的。文章分析说:和尚、羽士尊从为僧道,表在上清高寡欲,脱离凡尘世俗,说实话他们念念不忘的还是私利欲望。那些“修炼”气功的凡人,那些自鸣清高的教授、学者,那些什么家什么家之类,亦不过都是些利欲之徒。天下人熙熙攘攘,攘攘熙熙,皆在为“名”、“利”二字而已矣)

庙廊达士,志在山林。

(那些身居高位的王侯将相,统治阶级,为“人民”服务的“父母官”等等,别看嘴面上堂而皇之,一心为公,实在个个都很贪婪,希望爵禄更丰,希望以权谋私搞更多的钱而不被察觉。只有真正的开明之士,才有志于功成名就后归隐山林,清白退休。)


初贵者志极高超,久困者志无弘远。

(刚风发迹的权贵,考上或正在就读高校者,上党校学习者,或新官上任者,或投契倒把官商勾结而暴发者,他们得志便猖狂,欲望膨胀,由由然,器宇轩昂,趾高气扬。而那些屡试不第,穷困潦倒,生意蚀本之人,有才而不被重用者,由于长期压抑不得志,人穷志短,才不会志向弘远,欲壑难填。)

聪明之子,家业常寒。

(聪明的人想出人头地,却频繁由于聪明反被聪明,受到社会与同仁排挤,才能得不到重用,反而家境贫寒。)

百拙之夫,财终不匮。

(笨拙之人,由于他们欲望不高,勤勤恳恳,反而不缺乏生活来源,日子过得自足有余。)

眉精眼细,白手兴家之人。

(那些眉目前流露出自豪神情,看上去目光弘远,精明能干,朴素而带有金银首饰的人,很可能是白手起家的老板。)

碌碌无能,终身工水(职工、贫穷)之辈。

(只的那些无能之辈,或不会阿谀奉承、钻营苟苟的家伙,只能当个贫穷的做工人。)

破落户穷极不离鞋袜,新发家初起好炫金饰。

(那些破落户的特征是:白嫩肉,精神憔悴,衣饰寒酸,仍然穿鞋套袜不打赤脚,现代社会或可能是衣着毕挺,行为造作,腰上皮带是破旧的,脖上领带是皱褶的,脚上皮鞋是破旧或没擦的,领口衬衫是花的,鼻上眼镜片是脏的,腕上的腕表是廉价的。那些新发迹的富人特征是:尽管穿着平常如旧,然而喜欢炫耀自己新买来的金玉饰物,人一阔,脸就变,现代社会还有可能是手里捏个大哥大,动辄“喂喂喂”叫个不停,生怕人家不晓得他有手机……不管何种表现,总而言之有意无意地“炫耀”是其特征。)

神暗额光,不是孤孀亦弃妇。妖姿媚笑,倘非花底(*女)定宠姬。

(神色黯然,面容愁闷但额头光滑细腻,衣饰华丽的,不是富人的遗孀,就是被抛弃的贵妇,或者不被官员和富商宠幸的情妇。妖冶、放荡、打扮得花枝招展,言笑风骚的,不是红粉*女,就是官员富商的宠妾、情妇)

(中缺两句)满口好对好,久居高位;连声是是是,出身卑微。

(满口“好”或“对”的,他可能身居高位;连声称“是、是、是”的,他可能出生卑微,是个小人物。)

面带愁容而心神不定,家有祸事。

(面带愁容而又心神不定,恍模糊惚,带神经质的,家里一定发生了不幸的事。)

招子(眼睛)闪烁故作安祥,祸发自身。

(若眼神模糊不定,言语吞吞吐吐,精神不集中,内心惊慌而又故作镇静,则肯定是他自身干下的恶行而东窗事发了。)

好勇斗狠,多招横死。

(喜欢惹事生非,逞强好胜,殴斗成性,心狠手毒的人,多半身遭横祸,死于非命。)


怯懦无能,当受人欺。

(生性怯懦,自视低能的人,一定受人欺侮,终日只能衰声叹气。)

志大才疏,终生咄咄空抱恨。

(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志大才疏的人,一辈子过得很窘迫,活得很累,却只能终身抱恨,郁郁寡欢。)

才偏性执,不遭大祸亦奇穷。

(才气性情非常偏颇固执,钻牛角尖,撞了南墙亦不回头的人,即使不遭大临头大祸,也会异常贫穷,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治世重文学之士,浊世发草泽英雄。

(假如处于太平盛世,社会不乱繁荣,那么饱学之士或有专业技术之人会得到重用,算卦时须认定这种人是前途弘远的。假如处于浊世,则出草莽英雄的居多,暴发户或敛不义之财的居多,比如现在改革开放,大字不识两个的社会流氓,劳改犯等等一个个成了企业家,董事长,黑社会老大等,吾见过有“街娃”起家者,有扒手起家者,有摆凉粉摊起家才者,有走私起家者,有办厂生产伪劣产品起家者,有贩卖假烟起家者……算卦时这一点必须予以考虑。)

通商大邑竞工商,穷乡僻壤争林田。(下缺四句)。

(假如是贸易发达的大城市,其争执纠纷多半是为工商之事而发,假如是在穷乡僻壤发生纷争,多半是为了争夺林田) 

急打慢千,轻敲而响卖。隆卖齐施,敲打审千并用。十千九响,十隆九成。敲其大而推其比(兄弟),审其一而知其三。一敲即应,不妨打蛇随棍上,再敲不吐,何妨拨草以寻蛇(下缺两句)。先千后隆,无住不利;有千无隆,帝寿(愚蠢)之材。故曰:无千不响,不隆不成。学者可执其端而理其绪,学一隅而知三隅。随机应变,鬼神莫测,分寸已定,任意纵横。慎重传人,师门不出帝寿,斯篇玩熟,定教四海扬名。

以上一段,讲的是看相算命的诡诈骗术,是全篇的核心部分,也是相士们以为最重要的“秘诀”。它是看相算命过程中的骗术的理论概括。按照“审、敲、打、千、隆、卖”六个字办,相士不仅可以想法把握被相命者的底细隐私、心理状态,而且可以骗得对方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心悦诚服地投入你设下的罗网和陷阱。其招数实在是高深莫测,妙不可言。      “急打慢千”是相命时的基本要领,就是说给人算命时,必须瞅准时机,溘然发问,击中要害,陷对方于猝不及防的境地,使对方在仓促时间忘记来时的戒备心理而透露出真情实况。所说的“急打”,要有突发性,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使其无暇自顾,从而瓦解他的心理防线,如此,不愁他不从实招来。所说的“慢千”,就是在获悉对方的“情报”后,要运用恐吓的手段,再给对方以强烈的刺激,使他惊诧、惧怕,担心有大祸临头之感。这样,他自然会求教于你,向你讨教消灾避祸的法术。算命中,对方的担心和忧虑是最好的诱饵,有了这种意思,你就可以牵着他的鼻子悠哉悠哉了。为什么“千”要慢呢?由于你要组织有条理有递进感的一套“军马”(即语言),来打击对方,语调必须做到平稳而有力,切忌急躁和语无伦次,一字一句一板一眼慢慢吐出,威严,阴森可怖,掷地有声,震慑对方的意志,粉碎他的抵抗。

“轻敲而响卖”,就是说,在套取对方的情况时,要采取旁敲侧击的手法,不能直敲直槌,敲错地方。一敲就要敲到与对方心事有关联之处,起到敲山震虎的功效,使“虎”叫啸起来,自我暴露隐藏在深处的目标。“响卖”就是经“敲”又揣摩到对方的底细线索后,顺藤摸瓜,以肯定的语气把底牌亮出来,端出已见,使对方大为惊异并且深深地佩服你的高明。所说的“响”,就是一经探明路数,就要绝不犹豫,果断地出击直点对方的“穴位”,牢牢地捉住对方,在对方心中树立你的信念和权威感,由此,你可以左右逢源,条条道路通罗马了。“卖”,也是一种打击,是更深一层的刺激。然而,仅仅有打击和刺激,是不行的,还必须配之以“隆”,就是奉承恭维,夸赞和鼓励,给对方以希望,使他相信时来运转可以消为避祸之说,一切不幸均可化解;使他相信恶运之下,他还是富贵命,幸运将降福于他。这一点很要紧,一个直到算命终场仍然一脸沮丧的人是不肯把更多的钱交给相命先生的。所以“卖”和“隆”要结合起来加以实施,单有卖,会把对方吓跑。你越是给他看到吉祥如意之光环,他越会乖乖地听你的“调遣”。算命结束,两者皆大欢喜,如若结局不是如此,那就失败了。同样道理,“敲打”、“审千”也必须并用不悖,缺一不可。这样自会“十千九响,十隆九成”。 

“审、敲、打、千、隆、卖”六个字怎样并用实施呢?就是秘本所述的:“敲其大而推其比(兄弟),审(察颜观色,审时度势)其一而知其三。敲即应,不妨打蛇随棍上,再敲不吐,何妨拨草以寻蛇。”接着,它总结道:“先千后隆,无往不利;有千无隆,帝寿(愚蠢)之材。故曰:无千不响,无隆不成”。最后它夸大指出“学者可执其端而理其绪,学一隅而知三隅(即融汇贯通,举一反三),随机应变,鬼神莫测,分寸已定,任意纵横。”

把求问者的各种情况都敲清了,又经过“响卖”,这时候就可以“落千”了。“千”,其意不光指“恐吓”,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击中对方的要害,抨击其最铭心刻骨之事。如指出他的不幸遭遇,是“千”,抨击世态炎凉,社会的不公,亲戚朋友的背离抛弃,也是“千”。“千”之后要“隆”,要抚慰他,要给他描绘未来。这种预言式、希望式的隆,是给对方一种心理暗示,给予其精神气力。无千就不会有好效果,由于“千”多半是说明和非难过去,“千”得准会使对方依靠你,那么你对未来的“隆”他也就不怀疑了。这就是“无千不响,无隆不成”的道理所在。 

“审、敲、打、千、隆、卖”要兼施并用,这实质上是一套高级的算卦骗术。具体怎么运用?江湖术士心中有数,他们或者“千、隆、卖”齐施,或者“敲、打”与“审、千”结合,或者“审、千”与“隆、卖”结合,或者只使用其中的某一字,或者六个字一齐运用。总而言之是灵活的,视求卦者的具体情况而决定方略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