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易经(第四十八卦)——井卦

2011-03-03 16:30  字体: 

四十八、井卦

井卦是易经六十四卦中第四十八卦,是以井为喻阐明养民的道理。本卦为异卦相叠(巽下坎上)。上卦为坎,坎为水;下卦为巽,巽为木。上坎下巽,有树木得水津润而蓬勃生长之象。

井卦有四德,一井有养育之德,不管是谁,往来井井,养育万民,古代农耕,井田而居,民依井而居,无井不成邑。二井有谦虚之德,井虚若谷,从不自满。三井有坚贞之德,水的温度,常年如一,冬暖夏凉,井的高度,常年如一,变化不多,最重要的,井不随邑变化,改邑不改井,你可以离乡背井,但井永远留在同一个地方。四井有洁净之德,井洌寒泉,纯净甘美。所以说,井,可谓是大德者,真君子,我们有几人能够做到行有井道,坐有井德,我们修心养性,当以井为楷模。

井有此大德高风,看看我们人呢,我们人是怎么做的呢?人们往来井边汲水,水井干涸淤塞,不去加以淘洗,反而将吊水罐打破,这就是我们人常做的事。易经真的是微言大义,针对我们人固有的毛病,用一个现象,委婉道来,让你觉醒,这里说的是井道,其实就是人事。

48.1 井:改邑不改井,无丧无得。往来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

白话

井卦:改建邑落而不改建水井,即是什么也没有干。人们往来井边汲水,水井干涸淤塞,不去加以淘洗,反而将吊水罐打破,这是凶险之象。

解读

并,卦名。水为人类生存的重要条件,水井是居民的重要生活设施。《易卦》以井为卦名,用来集中反映劳动与生活,自然条件与人类生存的依靠关系。这种关系用《易经》的语言,可以概括为“养”。在《彖辞》与《象辞》看来“养”具有着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指自然对人类提供的生养条件,另一方面指人类对自然生存环境的爱惜养护,形成了“并养”与“养井”这一对特殊的概念。

  • 汔(qì),《说文》:“水涸也。”至,借为窒,淤塞。
  • 繘(jú),借为矞,《广雅?释诂》:“矞,穿也。”繘井,即挖井,淘井。
  • 羸,蔺一多、高亨说当读为儡。《说文》:“儡,相败也。”羸其瓶,犹言将打水的瓶弄破了。

48.2  《彖》曰

巽乎水而上水,井。井养而不穷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往来井,井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羸其瓶”,是以凶也。

白话

《彖辞》说:本卦下卦为巽,巽为木;上卦为坎,坎为水。水下浸而滋润,树木得水而生长,这是井卦的卦象。井以水养人,经久不竭,这是井卦的品德。卦辞说“改进邑落而不改建水井”,因为九二、九五阳爻分居下卦、上卦的中位,位象相合,像水井适用,不用改造。“众人往来井边汲水,水井干涸淤塞,也不去加以淘洗”,是说长此以往水井将对人们失出功用。“打破吊水罐”,自毁坏生活用具,所以是凶险之象。

解读

高亨说:“巽上当有木字,转写脱去。”当据补。井养而不穷,井以养人,所以说“井养”,人们从井中汲水饮用,用之不穷,所以说井养而不穷。王弼本无“往来井井”四字,《集解》本有,当据补。

48.3  《象》曰

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劳民劝相。

白话

《象辞》说:本卦下卦为巽,巽为木;上卦为坎,坎为水。水下浸而树木生长,这是井卦的卦象。君子观此卦象,取法于井水养人,从而鼓励人民勤劳而互相劝勉。

解读

作为君子,应该注意学习井德,化育万民,井可以出水,水可以灌溉,而人民需要勤劳,互相劝勉。只要行上者懂得恤民之道,济民以水,养民以惠,则民虽劳而无怨,水以养民,生乃不穷,井以养民,其利在下,乃国之本。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民得食,则生之本立;国有民,则邦之本固。所以井道善则家国天下尽矣。


48.4 初六

井泥不食。旧井无禽。《象》曰:井泥不食,下也。旧井无禽,时舍也。

白话

初六:井水混浊不可食用。墤塌的陷阱已关不住野兽。《象辞》说:井水混浊不可食用,由于土壤落入其中。墤塌的陷阱已关不住野兽,是说人们已将这陷阱舍弃不用了。

解读

爻辞所言两井字,字同义殊。“井泥”之“井’,为水井。“旧井”之“井”为陷阱。泥,水中含泥。本卦各爻所写都是村邑中劳动与生活的情景,如汲水、修井之类,事极简单。

“初六”以阴柔处井卦之最底,有淤泥、井废之象,上无所应,故“井泥不食,旧井无禽”。井堆满了淤泥不但人不能饮用,就连禽鸟都不去光顾,养民之道废矣。爻辞虽没明示,但危在其中。

48.5 九二

井谷射鲋。瓮敞漏。《象》曰:井谷射鲋,无与也。

白话

九二:在井口张弓射井中小鱼。瓮瓶又破又漏。《象辞》说:在井口张弓射井中小鱼,如此谋食求生,可见其人无依无靠。

解读

井谷,井口。鲋,《集解》引虞翻曰:“鲋,小鲜也。”指小鱼。水并淤塞,长期不用,以致井中生长出小生物。

“九二”阳刚之才本可养人救世,但上无应与,反下比 “初六”之阴,水往下注而不是上涌,反其道而行之 ,若“井谷射鲋”。“井谷”是井下的涌泉。有水涌出来,说明它不是旧井、废井;可井水不多,只能养些小鱼、蛤蟆之类供人戏射,却不能养人,好像“瓮敝漏”,用破罐子去汲水,竹篮打水一场空。


48.6 九三

井渫不食,为我心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象》曰:井渫不食,行恻也。求王明,受福也。

白话

九三:君上看见井水污浊不能食用,为大家感刭伤心。淘洗干净,就可汲饮。君上英明呵,众人都获得他们的好处。《象辞》说:井水污浊不能食用,这是触景生情的感叹。盼求君王英明,是企望获得好处。

解读

  • 渫(xiè),《汉书?王褒传》张晏注:“渫,污也。”
  • 恻,《说文》:“痛也。”犹今语痛心,伤心。

“九三”处巽之上坎之下,与“上六”相应,水往上涌,正合井之卦义。可“井渫不食,为我心恻”,井已经整治好,井水这样清澈却没有人去饮用,使我心中不安、隐隐作痛,故告知“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可以汲取饮用,君王告知将与臣民一起享受这上天赐给的福泽。

48.7 六四

井甃,无咎。《象》曰:井甃,无咎,修井也。

白话

六四:用砖石垒筑井壁,进行顺利。《象辞》说:用砖石垒筑井壁,进行顺利,这是讲修井之事。

解读

井甃(zhòu昼),用砖石垒筑井壁。

“六四”以阴处柔,居中得正。处坎卦之下,有水之象;切近“九五”,有辅君之能;比于“初六”,又有治井之术。初是“井泥”、“旧井”,井壁已经坍塌,经四整治已经恢复了养生的功能,故“井甃,无咎”。


48.8 九五

井冽寒泉,食。《象》曰:寒泉之食,中正也。

白话

九五:水洁泉寒,清凉可口,可以食用。《象辞》说:九五爻辞讲水洁泉寒,清凉可口,由于九五之爻居上卦中位,象征人得中正之道。

解读

冽,《说文》:“冽,水清也。”井冽,犹言井水清凉。

“九五”阳刚中正居尊,是“井”(养民)之主。处坎水之中,亲比“上六”,“井洌寒泉”,犹甘甜的井水不断涌出来。经三之“渫”,四之“甃”,井水可以“食”了,王和臣民可以“并受其福”。

48.9 上六

井收勿幕,有孚,元吉。《象》曰:元吉在上,大成也。

白话

上六:陷阱下宽上窄,十分隐蔽,甚至可以不加伪装。果然捕捉了野兽,大吉大利。《象辞》说:上六爻辞讲大吉大利,由于上六之爻处一卦之首位,说明其人爵位高登,大有成就。

解读

爻辞所讲的井,当为陷阱。井收,指陷阱下宽上收。幕,《释文》:“覆也。”孚,古俘字,这里指猎获物。

“上六”以阴处卦之极,似为井口,“井收勿幕”是告知井已经整治好了,井盖永远也不要盖上,让人们“往来井井”,随意饮用。“有孚”即借以表示君王的诚意,至此“井”业大成也,故“元吉”。

井卦是以井为喻来谈养生之道。“养生之道”是什么呢?是井田制。井田制渊源很古,据说是夏朝伯夷所制。《周礼·小司徒》:“经土地,而井牧其田野。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四丘为甸,四甸为县,四县为都。以任地事而令贡赋,凡税敛之事。”看来,井田制不单是个土地制度,而同时兼有贡赋、纳税、户籍、祭祀乃至兵役等各项制度,它是周王朝的政治和经济的基础,对国家政权的巩固至关重要。

井卦以井为喻从以下几个方面阐明巩固井田制的道理:一是“改邑不改井”,这个制度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不能改。二是这个制度的好处是“无丧无得,往来井井”,它可以不间断地向人们供应生活所需;同时“并受其福”——老百姓可以从中得到好处,老百姓缴纳的赋税又可以养活王室大臣,双方受益,共享其福。三是如果遭到了破坏那是很危险的,“井泥不食,旧井无禽”,如若井“汔(干涸)”那就更凶了。凶到“未繘井”、“羸其瓶”、“瓮敝漏”,连打水的绳子、陶罐都用不上了,没有水喝还谈什么养生呢。四是井坏了要修,要“渫”要“甃”,修好后要“井收勿幕”,永远让人们使用。这好像是周王朝的一个治国纲领,意义十分深刻。

所属专题:《为大众解读易经》(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