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融学中如何借鉴易学的奥妙

2009-06-23 06:09  字体: 

1997-11-12─1998-2-12期间,在我将张氏理论用於外汇期货的一个实验里,进场38日,共进行66次买卖,结果是45次获利,21次损失,我所运用的买卖资金,增长共3175.9%。

亦是说,短短的三个月期间,投入的 10,000.00美元,已升值为 327,590.07美元。 这些实验包括了对损失的承受,即测试巨额损失对定力、判定力和思维的干扰和影响;故意反方向,找出并等候到其底线,以确定正数和负数时候的分别;多个账户的同时操纵,人为地使某些账户盈亏参差,总和後仍然盈利,以便在日後需要时可以使用;提前预定多个指令,曾试验过在同一户口一次预定四十次交易的指令,这批指令後来需差未几十五天才全部执行完毕,结果是令人振奋的。

我发现:盈利对思维的干扰和影响,远弘远於损失。正所说的高处不胜寒,大有大的难处。此干扰和影响的比例大约为3:1,即盈利1倍时的干扰和影响相当於损失3倍时的干扰和影响。亦是说胜利比失败更难以应付,正所说的利令智昏,财迷心窍!所以我是以如履薄冰的心理去迎接胜利的。

同时,亦深深体会到易学的精深,比如说当卦象提示是可以在什么价位成交(固然是事实),当有“是否”的意念一闪,由于与市场的方向相反,且相距大於1000点,从6957跃升至7960(日元期货),亦仅仅是那么一念而已,马上就乱套了,自己亦觉得可笑,“初噬告,再三渎,渎则不告”。

就像血癌病患者,相同的病情,成年人和小童治疗难度的比例是9:1,由于成年人太多思维了,而小童则天真无邪、无忧无虑、没有经验、不会怀疑,所以治疗时很轻松,远比成年人轻易;或者像醉酒之人,假如从行驶著的车上跌下,或从高处坠地,其生存率将会远远高於其他凡人,由于其无恐惧、不知害怕、不会挣扎、手脚不动,是标准的自由落体状态,所以大部份的时侯是下肢先著地,受伤多为下肢,不会危及生命(人体以下肢的比重为大,重量弘远於其他部位;而头部、胸部和腹部多有空腔的部份,比重较轻);且人类/生物有其与生俱来的求生本能,这种本能只有在无所畏惧,或无所思、无所虑的状态下才能发挥出来,这是大部份的一般凡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也是众多的修炼者所梦寐以求的,而醉酒之人则在不知不觉之中,刚恰好地、恰如其分地做到了这点。

或者说,他们没有太多的主观干扰因素。

我平时在下买卖的指令时,习惯给多3点的缓冲时间,即指令在到达波谷或波峰之前3点,以保证指令可以被执行,由于经纪执行指令有时间上的延迟,假如我可以直接下单的话,连这3点都可以省免,这样就可以把成交点放在波谷或波峰上了。

这些实验纯粹是使用易学的知识,与期货知识无关。由于我是从医出身,以前对期货和金融完全没有概念,就算到今天,对那些辛涩的术语还是莫名其妙,包括货币之间的换算、基差、套期保值和交叉盘等等。


好在我所作的交易,价格的定义,完全不需要这些基本知识,这些术语对我完全无关紧要,可有可无,不晓得还好,少了一重干扰,免得自寻烦恼。

当使用易学的知识对某一样事物作判定时,对此事物的理解和知识越少越好。假如对此事物有某一程度熟悉,固然是可以抗拒其干扰,但潜意识里多多少少还是会/有可能存在著某些影响,至少会增加多一点麻烦,由于要人为地排除其干扰(这亦是为什么一般人不算自己的事情的原因之一,除非是水准相当高)。

从此可知“难得胡涂”的境界,亦是“无所为,而无所不为”。

这些实验亦并没有使用任何金融新闻。固然我亦尝试过分析七国高峰会、格林斯潘的言论等,但结果是一塌胡涂,由于这亦是一种人为的干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连抗拒都来不及,还要引进?所以一早就放弃了。

在我购买的金融资讯中,仅仅是数字和曲线对我有用──报价而已。笑话:我曾经查询过看看可否把新闻资讯从我订购的金融资讯中删除,由于这除了可以减少干扰外,还能使我减免不少用度(在金融资讯中,新闻资讯是最昂贵的)。

试验表明,金融市场亦与其他的事物一样,是有规律可循的、可以猜测的、可以计算的,并且可以正确地、零误差地捕捉每一个波谷和波峰的。

金融交易仅仅是需要一个价格而已,需要一个正确的,还未出现在电脑报价系统上的价格(固然此价格已经出现,已经存在)。

  就像自然界中的其他暂时尚未被人们熟悉的事物一样,早就存在著的了,不会由于人们不晓得它的存在而不存在;或者像星星的运行一样,是有迹可循的,不会由于人们的无知而休止运行或者消失,这点是不会由于人们的意志所改变的;或者像我给别人所作的房屋估价,我需要/可以正确地判定这所房屋的价格是多少才是最公平的,由于假如要价高了,此客人没钱买,成交不了,就不成价格了(假如此客人走後,短期内市场无人问津的话;或下一个/以後的客人出的价均低於此客人的话),要价低了,对房东不公平。所以,刚恰好,双方均可以接受的价格才是最佳的价格;同时此价格必须是在房东可以接受的这段时间内,市场上可以达到的最高价格。亦是说此估价不仅要考虑到房屋本身的价值,还要考虑到市场上的价值。使用易学就可以轻易地解决这些题目。

张氏理论包含:场理论、宏观理论、整体理论,以及本质规律性的矛盾同一。

张氏理论以为:任何事物均有规律性存在,不管范围再大再小,都是有规律性的,而且这种规律有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只要捉住主要矛盾,其他的次要矛盾就很轻易处理了。不管你的题目再复杂,我把主要的、本质的捉住了,你的题目就跑不出这个规律了。而西方的方法则往往是胡子眉毛一把抓,不突出主要的,把真正的规律都忽视掉了。


张氏理论同时以为:中华文化是长远、宏观、整体地看题目的,根据具体的情况,作出具体的判定,没有死格式。假如市场变化万千,你没有变,不随著环境变,而是死格式,就得被淘汰。现在西方的理论都是固定的模式、固定的逻辑,其良多市场的方法并不很理想。假如人们都用这些固定的理论,固定的逻辑,都能把握规律了,就不可能有什么表现,就不是规律了,所以没有固定的逻辑,没有固定的模式。

当然了,你说有没有公式或程式?肯定有。而且这种东西每人也都能学会,她是有规律可循的。然而这些大家还需要保密,大家都会用的话,可能会引起混乱,这种技术不能大家都把握,大家都把握了就像现在的股票市场规律一样,大家都把握了就不成规律了,抓不到规律了。

你说我是按照西方的规律?你晓得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发展了这么多年了,300多年了(十六世纪到现在),股票市场自从在华尔街边那棵大树下的第一笔交易到现在也有207年了,西方的金融市场一直都在运作,它们有这么高的概率吗?没有!它们有这么高的回报率吗?没有!

用西方的规律达不到这样的水平!这么多年了,没有!只有用了东方的传统的东西才有这样的机会。索罗斯弄了半天,才有31.9%的回报率(他就对世界起了这么大的作用了)。

西方的文化,西方的科学技术,最高的层次,就是哲学;而东方传统的哲学,就已经能够把现代所有的科学技术概括在里面了(包含西方的哲学)。

张氏理论是用易学的道理运作的,用的是传统的方法,当然还有现代的方法,二者相结合。既有现代科学优秀的部份,亦有中华传统文化优秀的部份;既不完全是现代的,亦不完全是古时侯的。

中华传统文化是很深的,河图洛书、先天八卦,都是数学模式,数学模式最後转化成场效应,这数就是场了,不管你是大是小,只要确定你的数是属那个场,那个场就是那一个方向,那一个方位;这一个场与那一个场是什么关系,按五行生克是一定的,这不是量变与质变的题目,量再大再小,先确定是那个场,只要是这种场,不管数目再大再小,都是这种场,这种场和那种场的作用就是这个关系。

比如在赌场里面,当这一个区是这一个场时,这一个区内的几张桌子都会是这个数。如二张相邻的轮盘赌桌,可以同时依序出现廿、十八、四,接著就这一张桌是一,另一张桌是二,逐渐分开,之後就不同了,由于此时的场已经不同。

现代医学对妇女月经周期亦有同样的发现,当她们同住在一间屋子里面,尤其是在类似学校宿舍这样的环境时(如在十五平方米的宿舍里住八至十人),她们的月经周期会趋向同步;当她们分开一段时间之後,这些同步现象会改变;而在她们再回到一起时,同步现象会再度出现。这就是场的作用!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亦是同样的道理。


一件事情的出现,有它的无意无意偶然性,也有它的必然性。对它不熟悉者,就是无意无意偶然的、突发的,和偶合的;对它有熟悉者,就是必然的、规律的,和预料之中的。

什么事情都是有因果关系的,不管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有它的原因的。由于它在这个地方形成这种场,在那个地方形成那种场,最後在另一个地方形成另一种场,鸡生蛋的场,蛋生鸡的场,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场。即是说,每一件事物的产生,必是先有这一件事物的场的存在。

简单通俗地说:若想要晓得一本书的内容,不一定要看这一本书,看看此书的总字数即可,排成卦,即可得知,由于此书与此卦的内容是相似的,或者说此卦的内容就是此书的内容。

下面是一些世界上非常著名的交易记录,仅供参考:

◇恒生指数每年滚存回报 <120%
1989年12月─1998年12月,恒生指数的每年滚存回报,即假使在一年前开始投资的话可以获得的回报,在109个投资月份中,有28个投资月份是负面回报,其中最高回报的月份是1993年12月份,也不超过120%,详见附图。

◇恒生指数五年滚存回报 <350%
1993年12月─1998年12月,恒生指数五年滚存回报,即假使投资期跟证券及其他长线投资一样,以五年为最最少单位的话,其中最高回报的月份是其第一年的第一个月份,即1993年12月份,也不超过350%,详见附图。 恒生指数每年滚存回报 <120%  恒生指数五年滚存回报 <350%  

◇量子基金── 31.9%
著名投资专家索罗斯(George Soros)的“索罗斯基金治理公司”旗下最大的量子基金(Quantum Fund,量子团体内目前最老资格,最大型的基金),亦是世界三大主要基金之一(另外二个是老虎基金和维尼克基金),其廿九年历史以来,每年均匀回报率为31.9%。一般以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投资基金,可以比得上它所创造的成就记录。

◇波浪理论巨匠派瑞特── 444.4%
当代波浪理论巨匠派瑞特在1984年为期三个月的竞赛中,以444.4%的报酬率赢得全美投资竞赛的总冠军,且刷新该竞赛(USTC)的记录。

◇廿世纪伟大炒家江恩── 1000%
威廉.江恩(William Delbert Gann),1878-6-6出生。最为人们瞩目的,是江恩在1909年10月份的廿五个市场交易日中,共进行286次买卖,结果是264次获利,22次损失,获利率竟达92.3%。江恩所运用的买卖资金,增长共1000%,令人难以想像。事实证实江恩是一个出色的即市炒家,在上述买卖中,均匀每次买卖只相差廿分钟。在其中的一个交易日,他进行了十六次买卖,其中八次是当天波动的即市顶或底部。江恩在1902年24岁第一次入市买卖棉花期货,自此之後的53年,他在市场总共获利五千万美元,以当时币值,金额之大,令人咋舌。


◇基金经理中的超级明星──林治
治理麦哲伦基金(Magellan Fund)的彼得.林治(Peter Lynch)被《时代杂志》誉为首席基金经理,享有全美第一名基金经理人之称。他的投资哲学令他治理的基金成为过去十年表现最佳的股票基金。假如投资者在1977年以1万美元买入这个基金,到1990年已升值为19万美元。 回报率对比 %

根据我目前收集的资料,并未发现有比3175.9%更高的记录(也可能有,只是我未发现,假如那位朋友晓得的,欢迎指教)。

总而言之,零售、贸易、地产和金融至目前为止,在张氏理论指导下的盈利能力,应该是其他的理论或方法,包括道氏理论、波浪理论、江恩理论、四度空间、占星学、波幅指数买卖系统、抛物线时间/价位系统、神经网络系统、专家系统、模糊逻辑、遗传基因系统、混沌理论,以及您所晓得的任何理论或系统,没有办法同日而言的。

几千年前的易学,仍然可以有效地指导今天的金融交易!可以有效地运用於大家的日常生活!这亦是至目前为止,没有其他的文化、文明、或古迹可以做到的。

当然,大家亦应承认,由於易学是中华文化的精华所在,其难度使之没有办法可以为一般的投资大众所了解和使用(最少不太轻易)。就像一位艺术家在雕琢塑造一件伟大的作品,并非是可以一蹴可及的,尤其这揣摩的过程更是需要长时间的学习和探索,方可徐徐领悟其中的要诀;绝非翻完几本书,就可以起卦算卦,这种自以为入门的作法却是初学者最为常见的。

由于这是系统的东西,所以学习亦要有系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固然如此,入易学之殿堂或许并不轻易,然而若能约略体会其中精要之一二,从而可以有个大致的概念,则对市场的涨跌及其脉动会有更深一层的熟悉,也较能以一个宏观的角度来研拟投资策略,而不致於像非常多的投资者一样迷失在市场的丛林之中,惶惶不可终日於难以预料的涨跌之间。

在此引用威廉.江恩的一句话:“假如你学习时有所进步,而又证实你是值得教导的话,我会给你一个主宰的数字及主宰的字句”。 张氏理论 注:这仅仅是易学的应用之一而已,学易的目的并非为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