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易经(第四十四卦)——姤卦

2011-02-27 15:55  字体: 

四十四、姤卦

 姤卦是易经六十四卦第44卦,异卦(下巽上乾)相叠。乾为天,巽为风。天下有风,吹遍大地,阴阳交合,万物茂盛。姤(gǒu)卦与夬卦相反,互为“综卦”。姤即遘,阴阳相遇。但五阳一阴,不能长久相处。

姤,有邂逅遇合的意思,也有交媾的意思,这一卦,乾在上,风(巽)在下,所以叫做天风姤。有五个阳爻,一个阴爻。可以很形象地想成,五男,一女。此卦,阴爻在初爻处,初爻的位是阳位,因此是阴爻居阳位,本身就有躁动之象。而且,初爻,是基础位,是一卦中最重要的位置,阴爻居于此位,有强壮之象。阴爻居于最基础的位置,就象是房子的地基不牢,被水浸泡。而这一位置的阴爻,是有隐隐然向上侵犯的趋势的。就象被水浸泡,逐渐向上而变软。阴崛起于下而群阳不能抵挡。

44.1

姤:女壮,勿用取女。

白话

姤卦:梦见女子受伤。筮遇此卦,不利于娶女。

解读

《说文》:遘,遇也。”即交合之意。姤卦与夬卦卦象相对,构成了一个同一的组卦。壮,借为戕,伤。取,借为娶。女壮,当为梦占辞,即求筮的人以梦中之事求占吉凶。

44.2

《彖》曰:姤,遇也,柔遇刚也,“勿用取女,”不与长也。天地相遇,品物咸章也。刚遇中正,天下大行也。姤之时,义大矣哉。

白话

《彖辞》说:姤,就是相遇的意思,即指初六阴爻与其余五阳爻相遇。卦辞所讲的“不利于娶女”,因姤卦的卦象是一阴爻与五阳爻相遇,像一女遇五男,他们之间是不能长久相处的。卦象又显示:天地相构,阴阳交流,万种物类成长壮大。九二阳爻、九五阳爻分别居于下卦、上卦之中位,像君臣分居其位,秉行中正之道,因而正道大行于天下。天地相构,阴阳交流,合乎时宜,循乎时序,其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解读

柔遇刚,本卦的基本结构是,初六阴爻居于下,其余五阳爻居于上。意为阴爻初生,即所遇者皆为阳爻,故曰“柔遇刚”。品,种类。品物,犹言物类,万物。咸,皆。章,犹言茂盛。刚遇中正,本卦九二阳爻,为刚,居下卦中位,九五阳爻,为刚,居上卦中位,均得其位。像君子得位,行贞正之道。

姤:女壮,勿用取女。是易经里对此爻的看法。可以理解为阴盛阳衰。男以强壮为本色;女以柔弱为本色。男强女弱,才是正理,才能天覆地载,成就阴阳、男女、夫妇的配合。男是主动的一方,女是被动的一方。如果“女壮”,就颠倒过来玩了。而且,此卦有一个女人,周旋在五个男人中间的象:五个男人,不干正事,终日以争夺女人为乐,象征着淫乱的征兆。一个时代,如果有这样的征兆,非常不利。

44.3

《象》曰:天下有风,姤。后以施命诰四方。

白话

《象辞》说:本卦上卦为乾,乾为天;下卦为巽,巽为风,可见天下有风,是姤卦的卦象,君王观此卦象,从而效法于风之吹拂万物,施教化于天下,昭告四方。

解读

后,君。诰,告。如同天下刮起的风一样,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相遇;之后,就可以发布命令在全天下施行。


44.4

初六:系于金柅。贞吉。有攸往,见凶。赢豕孚蹢躅。

《象》曰:系于金柅,柔道牵也。

白话

初六:细柔之线牵附于黄铜柅子之上。这是吉祥的贞兆。若占问有所往,则必逢凶险,就象瘦弱的猪被不情愿地拖回来。《象辞》说:细柔之线牵附于黄铜柅子上,是说柔物被牵制于刚物,以像荏弱者依附于刚强者,则获吉祥。

解读

金,这里指黄铜。柅(nǐ尼),高亨说:“织布帛的一种工具,缠线于其上,线之一端系于机,此物东北人呼为‘闹子’,闹即柅之转音。”系于金柅,是梦中之象,求筮者以此求占吉凶。本卦六爻皆以梦象为占。梦中之象多为日常生活中现象的反映,无深义。《象》不甘以平易解之,故作高深之辞,这是布道者惯用的手法。羸,瘦弱。豕,猪。孚,读为桴(fú),牵引。蹢躅(zhízhú),徘徊不前的样子。

此爻之意为一阴潜生,其力足以敌五阳,如金柅能以止车于不行。修道者,守贞不失,防患于早,为吉。若有妄动,自招其阴,则凶。特以一阴进而群阴皆动,如一羸豕,能以引群豕而蹢躅,其机虽微,为害最大。此阴气之始生也。

44.5

九二:包有鱼,无咎,不利宾。

《象》曰:包有鱼,义不及宾也。

白话

九三:厨中有鱼。占得此爻,没有灾祸,但不利宴请宾客。《象辞》说:厨中有鱼,有鱼无肉,乃小康之象,不宜大肆宴请宾客。

解读

包,《释文》:“包,本亦作庖。”即厨。包有鱼,梦占之辞。宾,这里用如动词,犹言宴请宾客。义,读为宜。

此爻意为刚以柔用,戒慎恐惧,能防始生之阴,如鱼在包中不能为害,其利在主不在宾,盖已伺之于早矣。此防阴于未发也。


44.6

九三:臀无肤,其行次且。厉,无大咎也。

《象》曰:其行次且,行未牵也。

白话

九三:臀部负伤,行走困难。占得此爻,有危险,但尚无大的灾难。《象辞》说:行走困难,由于没有人扶持。

解读

肤,肉,臀无肤,犹言臀部负伤。次且,借为趑趄。马融说:“却行不前也。”此句为梦占辞。

刚而自恃,不能防闲于早,阴气已发,制伏甚难,道心中人心相杂,如臀无肤,其行次且,主宰不定矣。幸其刚而守正,日乾夕惕,危厉自处,可无以阴伤阳之咎矣。此防阴于已发也。

44.7

九四:包无鱼。起凶。

《象》曰:无鱼之凶,远民也。

白话

九四:厨中无鱼。筮遇此爻,有所动作必遭凶险。《象辞》说:厨中无鱼之爻,显示其人必遭凶险。由于九四阳爻而居阴位,像君王失其权位,脱离民众。

解读

刚而失守,不能防阴而纵阴,坐观成败,道心有昧,人心乱生,祸起萧墙,如鱼出包中,无所不至矣。此不知防阴而见伤也。


44.8

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殒自天①。

《象》曰:九五含章,中正也。有殒自天,志不舍命也。

白话

九五:匏瓜缠着杞树生长,隐印的瓜纹很好看。忽然从头顶上方掉下一个瓜来。《象辞》说:九五爻辞讲的隐含文彩,即指九五之爻居上卦中位,像人秉含中正之德。自天上殒落,说明高尚的志行不得施行,故舍命而殉志。

解读

“以杞”三句,沙少海先生说:“以,这里通倚,训缠着。包,这里通匏。包瓜,犹言匏瓜。章,训文彩。含章,犹言很有文彩。天,这里声假为颠,训头顶。殒,训掉下。”天,《象辞》解如字,与经意不合。此句记

梦中之象,但无贞兆之辞。不,高亨说:“当读为否,否,闭塞不通也。舍,借为捨。志不舍命,即志否捨命,谓其志闭塞不得行,则舍弃生命也。”

此爻意为刚健中正,天人混合,以道心而制人心,如以杞之阳,包瓜之明,黜聪毁智,光华内含,阴气不得而近之,以是处姤,人力可以回天,阳气不伤,阴气自化矣。此以阳防阴而无伤也。

44.9

上九:姤其角,吝,无咎。

《象》曰:姤其角,上穷吝也。

白话

上九:遭遇野兽,处于它的角锋之下,不是好兆头,但没有大的灾难。《象辞》说:遭遇野兽,处于它的角锋之下,由于上九阳爻居一卦之尽头,像人处于穷困之境地。

解读

姤,遭遇。“姤其角”也是梦象。

此爻意为刚而高亢,不能防阴于早,阳极必阴,刚极必败,金丹得而复失,自取其咎,与阴无咎。此防阴不早而终伤也。

姤卦六爻或知防阴,或不知防阴,或防阴于早,或防阴于迟,求其防于早,而阴不能生,其惟九二,以阳统阴,使其自消自化,得其中正者,其惟九五乎。防阴得其中正,用六而不为六所用,借阴保阳,不在是乎。

所属专题:《为大众解读易经》(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