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柱八字论婚姻(二)

2010-12-10 18:57  字体: 

在八字算命学中,女命与男命的看法不同,非命理有殊,乃妇女在社会上之习惯地位有不同也。男命不论格式高下,总以运行旺地,事业发达为美,妇女从夫为正,夫利其妇必利,夫困其妇必困,即使自己运途平常,而行夫旺或子旺之运,同作佳运论之。夫贵妻荣,母凭子贵。故论女命者,必先看夫子二星,中年要行夫星旺地,晚年要行子星旺地。假如本身交入旺运,欣欣向荣,事业创建,身心俱劳,在事实上非先克夫,即离家庭舍中馈,自己不以为福,社会上视之也不以为福也。女命以用财官为喜,伤官为忌,即以此为故,命理之外,必参以社会习俗,此女命之所以异于男命也。

妇人从夫,先观夫星以定出身之贵贱,再看子星以察晚年之荣辱。官杀财得地,夫利也;食神得地,子昨也。夫利则出身富贵,一生享福;子利风晚年厚养,褒宠诰封。旺夫者,以食生财,财生官故也。反之,则否。女命以克我者为夫,我生者为子,皆要得时乘生旺之气,若旺气只聚于时也可,用官为夫,不要见杀,用杀为夫,不要见官,一位为好(恐其混杂也);有两位官运,无杀以杂之;四柱纯杀,无官以混之,俱为良妇,更得本身自旺尤佳,但旺不可太过。食为子息引归时逢旺,再得二德扶身,乃夫贵子荣之命。不宜身旺重叠,暗藏夫神乃伤官,七杀、魁罡、相刑、羊刃太重,合多有情皆不为美,岁运也然。其看法有八,即“纯、和、清、贵、浊、滥、娼、淫也。”

论女命要尤其留意,不可见八字中有孤独寡、桃花、劫煞、红艳、望门寡、死魂子、铁扫帚……等就判定为破败淫邪或克夫刑子之命。盖论八字必须配合全局及行运得失,不可见八字中有一、二刑破等,而以一概百,以偏概全断定之其不合逻辑,其不可信,一望而知!先贤刘伯温附和滴天髓说,抱半留存态度,以二德三奇不必论,咸池驿马纵有验,总而言之于理不长;先贤张楠痛加斥责;先贤陈素庵以为妄造地稽;先贤沈孝瞻以神煞终无关乎格式之贫贱。几乎所有明清以来精研命理的学者,几乎无人确认各种神煞,对于人命具有决定影响力。故论女命必须就全局兼合岁运统观,千万不可一见桃花、驿马、红艳,即妄语淫邪,庶免贞妇遭谤,而后悔失言。

命理所谓“克父、克母、克夫、克妻、克子”之说,实在有重新研讨的必要。先贤陈素庵说:“世俗相传,父命凶则能克子,子命凶则能克父,妻命凶则能克夫,夫命凶则能克妻,遂至骨肉怨憎。”关心世道人心者,固应留意及此,研究命理者,诚应虚心讲究,否则人云亦云,驯至父母兄弟子女或夫妻,昼夜怨惩,六亲反目,欲冀其由近而远,推恩积德,无异刻舟求剑!

克夫克妻,若照字面的含意去看,表示配偶一方会主动去克害对方,或伤或死,视克杀程度大小而定,“克”字含制压,戕害,残伤的意思,很像八字中有克夫,克妻的现象,就永远无法翻身似的。所谓的“克:,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暗示“,从一个人的八字中发现对方命运的消长,吉凶往往在被克的对方,八字中也可明显的看出其凶象,所以并不能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推。

有些人的八字中确有克夫,婚变及缺乏子息的暗示,对方的婚姻已经破碎,直接的说出来,也许能够平息他的衰伤。但未婚或接近破碎的人,则不知要从何说起,才不致引起某些意外的副作用。一个女人是否克夫不是绝对的,它还牵涉到非常多实质上的因素,如大运的吉凶及丈夫八字行运的吉凶祸福才可论断。两独立的个体,有如两种化学元素倒在一起,产生的又是另一局面,克与不克,就不像单独那样容易辨别。


有克夫暗示的女性,自然无人敢匹配。古时侯社会风气未开,男婚女嫁,大都由相士代合八字,其中一定不乏命带克星的八字,是否这些女人都嫁不出去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现代社会嫁娶最多再请人择一黄道吉日而已,故有些夫宫刑克很厉害的女性,仍有很好的归宿,并非克夫命就嫁不到好丈夫,或者丈夫就一定被克死。

克夫命若嫁命局中和的男人,施克及受克情况就冲淡很多,或用截长补短的方法璧如金水太旺的八字,以木火土为用神,若是找一个木火土都旺的八字来相配,两命中和,夫妻自然就恩爱逾恒。或女命伤官旺,自然有克官煞的现象,假如嫁的是日主旺比劫多财多的男人,则变不克,不但不克,而且如鱼得水。田命日主健旺比劫争财为祸,男命以财为妻,妻星遇比劫多,自然就克妻,比两个八字,男女命各取所需,各得其所,恰好一方的忌神,正好是对方的用神,正好是对方的用神,所以食伤重克夫的女命,碰到比劫重克妻的命,中和一下就能逢凶化吉。

故论命者,谈及六亲相克之事,务必曲折谈出,尽可能地避免制造六亲怨憎,骨肉离散,夫妻失感的原因。最多只能使其晓得一切吉凶祸福,均出自本身命运有关,应如何修心养性及留意起居行止,广种福田,则能逢凶化吉,因祸得福,不自怨自艾,使人群相见均能互相揖让,相片均能互相尊重,无刚强跋扈、目空一切,而以欺从为常事者,也元污辱卑陋、自怨自艾者。这是人类利用自然控制自然应有的手法为人类文化的表徵,也是研究命学目的之一,诚未可轻易视之。

通常论命,对于吉造或吉运,多加褒扬,旨在使其策马加鞭,多为国家、社会服务;对于凶造或凶运,多矛折扣,旨在使其“定、静、安、虑、得”,庶免心神模糊,昼夜不宁。总期使之无“患得患失”或“自怨自艾”为宜,好凶祸无法避免,也应使其有勇气接受其来临,一切由自己承担而不转移祸害于他人,如推论某人于某运必死,某人以为死期不远,而发生变态心理,或则尽可能地享受,浪费财产,或则杀盗奸淫,无恶不作,其为害之烈,不堪言状。人人怕死,而终归一死,怕又何益,故教育家、宗教家,以及一切忧患世道人心者,莫不劝人以旷达为怀,命理学家,若不接受人生哲学的启示,则将扰浊世道人心。孔子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江湖命相士有术而无德者,其惹祸为害所及,且不仅以他人为限,自焚门楣,身败名裂,也其余事也。习命者诚应戒慎恐惧。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其必须以人群社会的利害为利害,可以概见。希大家留意及之!

命理书中,有克妻而无离婚,盖离婚非不可避免事,即使夫妇反目,而在礼教束缚委曲责备之条件下,未尝无转圜余地。现在时代人皆率性,离婚案件层出不穷,空间命造中,如作甚离婚之徵象,此可研究之问题也。财为妻星,日支妻宫,日主太旺又见比劫,为克妻之徵,如坐下羊刃,日支专禄等是。妻宫旺又见强印,则有离婚之可能,更见财星冲之,决然难合,财印不相容,势必睽违也。女命日支为夫宫,坐下伤官而又身强气旺,也为离婚之徵,盖女命以官为夫星,坐下伤官,情谊难洽,然离婚非不可避免。为人论命见此种命造,总以劝其忍耐为主,即以徵象而论,也仅为睽违之兆,非必离婚也。有一些克制不太强烈的八字,女性或男性得之最多夫妇间不睦或口角不断,不致反目成仇,适于迟婚。所以见上述之命的八字要是迟婚的话,情况会稍微改变,由于双方身心的成熟、阅历的增加,都有助于婚姻的维系。

医家治病挽危为安,命理推断贫者不能使之富,贱者不能使之贵,无术拯救,诚缺憾也。然妻财子线未始不可拯救一、二,不谈禳解,专从学理方面筹补救,如合婚之法即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