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名时要注意的12种禁忌

2010-12-06 19:10  字体: 

一、忌用“丑陋”字起名

我们在起名时要注意不要用“丑陋”字,如牛牢、樊篱等,樊篱指鸟笼子,比喻不自由的境地,使用这样的名字对人的运势会有制约作用。再者“丑陋”是“精美”的对立面,大家要起的是“美名”,当然要忌用表达“丑陋”意思的字词。

二、忌用“凶坏”字起名

凡是表现“凶恶”而又对人类有害的东西,都应归于“凶”、“坏”的范畴。因此,我们在起名时也要注意这方面的禁忌,例如李动夫、洪水、乌云、黄天等这类名字。“凶”与“坏”是人们的冤家对头,大家应当千方百计铲除它,战胜它。而起名用这类字词是违反人的意愿,是一种悖谬行为。

三、忌用“恶劣”字起名

这里的“恶劣”字包括两层意思,一指的是品行方面的,二指的是造成“恶劣”后果的。用这两种意思起名,都会给正直、善良的人们造成反叛感,因而是不可取的。如竖刁、刁协(邪)、唐狡、狂狡、熊疑、赵奢、田横、吴贱安、李混子等。

四、忌用“嫌疑”字起名

所谓“嫌疑”字,指的是人们尤其敏感的一些字,如乌龟、王八、秃、驴、醋、酸、臭、绿巾等。名字中直接用这类字的几乎没有,然而谐音转化成这类字的偶然仍有出现,这也是应当避免的。如吴(乌)金贵(龟)、王霸(八)、业、吕(绿)金(巾)荣、项尚(上)图(秃)、班这侣(驴)等。

五、忌用“伤残”字起名

身体受了伤或留下了残疾,是痛苦的事情。用伤残的病症起名,即是揭人的伤疤,这样做是不道德的。假如以伤残字起名,呼唤者与主人都会产生不愉快的感觉。然而,用伤残字取名的现象却古今皆有,如战国著名军事家孙膑原名孙宾,因受刑去掉了膝盖骨(即膑骨,也写作宾骨),后改名为孙膑。

六、忌用“赚人”字起名

所谓“赚人”,即指赚人的便宜。名字是用来呼唤 的,有些词语用作名字,甲呼唤,乙应答,在一呼一应中乙就赚了甲的便宜。这样就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纠纷或者造成心理障碍,影响正确的社会交往,取名时应回避这类词语。

有“赚人”效果的词语主要分两类,一类是用于尊长的秒谓词,如父、叔、公、公、老、伯、祖、宗、姑、娘、母、奶、婆等。用这些词不达意命名的如家父、文叔、诚伯、史翁、记公、阿老、郑光祖、列宗、李发姑、张玉娘、云四婆等,这些名字,假如呼应,就有“赚人”之嫌。另一类是用于表示官衔、职称及尊称的词语,如相(丞相)、尹、令、公、侯、总理、部长 、科长、师长、连长、政委、教授、高工、专家、明星、经理、先生等。


七、忌用“贬义”词起名

前面说过,名字应当音、义、形兼美。用“贬义”词取名,不符合“义美”的要求,因而应当忌用。例如希卑、慎溃、冀缺、孟陋 百家奴、唐士耻、郑扒才、张落魄、阁大肥、严怪愚等,这些名字的“贬义”鲜明,一望而知,不必解释。还有一类是需要略加回味的,如史(失)策、胡笃(糊涂)。

八、忌用“狂妄”字起名

起名用字不能太狂妄,太放肆,这是缺乏修养的表现,它不仅是一种自我暴露,而且也是对他人的不敬,容易引起人的反感。古时侯用“狂妄”字取名的如强梁、霸王、天皇、张元勋、李存霸、史万岁、孙万寿、阮万龄等;现代用“狂妄”字起名的有振球、冠球、冠雄、驭寰、震球、震寰、震宇、人杰、冠英、天宝等。

九、忌用“粗野”字起名

所谓“粗野”字就是粗糙的未经加工的带有原始味道的字词。用“粗野”字起名主要有两种表现:一是用词粗鲁、俗气、未经加工,如狗蛋、野猫、牛仔、石头、黑孩、毛妹等。这些大多是乳名,有的又用作大名。二是虽作了一定的文字加工,然而词间仍流露出一种野气,给人冥顽不训的印记,如雷公、雍纠、胡泥、栗腹、同蹄、裴鳓、类犴、玄嚣、刘杀鬼、武大烈、于雷娃、任毛小、闪震电、刘黑枷、何恃气等。

十、忌用“绕口”字起名

有些名字因为用字拗口,几乎成了“绕口令”,读起来费劲、听起来吃力,弄不好就会读错、听错,这样名字最好不用。如令州鸠、沈既济、孙州仇、夏亚一、金镜清、周啸潮、胡富芬、耿精忠、姜嘉锵、张昌商、陈真仁、胡楚父、陈云林、吕励芝、傅筑夫等。

十一、不用“繁难”字起名

“繁”字指的是笔画多结构复杂的字,这样的字写起来麻烦又不好看。所以名字中繁字多了就会造成黑白失调、黑糊糊的一片,透不过气来,令人产生憋闷感。“难”字指的是不易认读的字,也是不常用的字。这样的字一般人不熟悉,既不会读,也不理解它的它的意思。用这种字起名字,就会影响交流,妨碍名字正常功能的发挥。即使名字具有艺术性和趣味性在不识不懂的多数人眼前,只能是一个文字符号,甚至造成笑话,产生误会,带来不应有的损失。所以,起名字要用常用字,不要用“繁难”的字。

十二、忌用“怪僻”字起名

“怪僻”字比“繁难”字更少见,因而更难熟悉和理解。所说“怪”,即罕见为怪;罕见便不熟悉。所说“僻”,即不常碰到。“怪僻”字是离开字典大家都不熟悉的字,用这样的字起名字的确是有故意找麻烦的意味,这样做法自然会受到多数人的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