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神兽——三足金乌

    2.6万阅    字体: 

三足金乌

三足乌又称三足金乌,在中国古代神话中,红日中央有一只黑色的三足乌鸦,黑乌鸦蹲居在红日中央,周围是金光闪烁的“红光”,故称“金乌”。金乌形象原是二足,西汉后期演变为三足。详见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二足金乌,又因为不同于自然中的乌鸦,加一脚以辨别,三足乌是中国神话传说中驾驭日车的神鸟名。

古代文献对三足金乌的解释

一是“日驭”。是太阳的驾座,它是为太阳服务的,太阳与乌是主仆关系。如《山海经•大荒东经》:“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

二是“日精”,亦称阳精、阳乌。据东汉许慎《说文》所载:“日,实也,太阳之精,不亏。”古“日”字为椭圆中加一“Z”字形,也就是圆日中有只飞鸟的形象,清人段玉裁解释为:“盖象中有乌”。

另有《后汉书•天文》注引张衡《灵宪》云:“日者,阳精之宗。积而成鸟,像乌而有三趾。阳之类,其数奇。”《云笈七签•诸家气法部》中也有类似记载:“日者,阳精之宗,积精成象,象成为禽。”在《文选•七下》中录西晋张协《七命》有“阳乌为之顿羽,夸父为之投策”之句,李善对此注释道:“《春秋元命苞》曰:阳成于三,故日中有三足乌。乌者,阳精。”

在隋代萧吉《五行大义•论七政》中亦有:“《元命苞》云:阳以一起,故日,日行一度,阳成于三,故有三足乌。乌者,阳精,其言偻呼,俗人见偻呼似乌,故以名之。”这些文献说明乌与太阳已合而为一,并成为太阳的图腾和象征。

三是“禽役”,是传说中西王母所役使的禽鸟。班固《汉书•司马相如传》:“低徊阴山翔以纡曲兮,吾乃今日睹西王母。暠然白首戴胜而穴处兮,亦幸有三足乌为之使。”有张揖注曰:“三足乌,三足青鸟也,主为西王母取食,在昆仑墟之北。”西晋傅玄《正都赋》亦云:“东父翳青盖而遐望,西母使三足之灵禽。”可见,乌不仅为太阳服务,也为西王母所驱使。

《山海经》中对三足金乌的记载

根据《山海经》等古籍的记述,中国远古时代太阳神话传说中的十日是帝俊与羲和的儿子,它们既有人与神的特征,又是金乌的化身,是长有三足的踆乌,会飞翔的太阳神鸟。

如《山海经·大荒南经》中有“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山海经·海外东经》说“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山海经·大荒东经》也说“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便是对十日神话传说的记述。

后羿射日的神话

传说三足乌为日之精,居日中,形态为三足乌鸦,共有十只。它们住在东方大海扶桑树上,轮流由它们的母亲——羲和驾车从扶桑升起,途径曲阿山、曾泉、桑野、隅中、昆吾山、鸟次山、悲谷、女纪、渊虞、连石山、悲泉、虞渊。后来金乌作乱,同时十个一起上天,使大地被烤焦,被后羿用神箭射下九只,只剩下一只。

史书中对三足金乌的记载

《玄中记》:“蓬莱之东,岱舆之山,上有扶桑之树,树高万丈。树颠有天鸡,为巢于上。每夜至子时则天鸡鸣,而日中阳鸟应之;阳鸟鸣则天下之鸡皆鸣。”中国民间传说此鸟为日之精,居日中。汉代画像砖上常有三足乌,居于西王母座旁,为其取食之鸟,或说即三青鸟。

《洞冥记》卷四:“(汉武帝)曰:‘朕所好甚者不老,其可得乎?’朔曰:‘东北有地曰之草,西南有春生之草。’帝曰:‘何以知之?’朔曰:‘三足乌数下地食此草,羲和欲驭,以手掩鸟目,不听下也。食草能不老,他鸟兽食此草则美闷不能动矣。’”《艺文类聚》卷一百引《黄帝占书》:“日中三足乌见者,大旱赤地。”后因以指日。

《河图括地图》:“昆仑在若水中,非乘龙不能至。有三足神鸟,为西王母取食。”

汉代王充《论衡·说日》:“日中有三足乌,月中有兔、蟾蜍。”

《淮南子·精神训》“日中有踆乌。”汉高诱注:“踆,犹蹲也。谓三足乌。”

《春秋元命苞》:“日中有三足乌。”故太阳也叫作三足乌或金乌。又西王母有三足乌,是替西王母取食的青乌。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西王母]戴胜而穴处兮,亦幸有三足乌为之使。”

张守节正义引张揖曰:“三足乌,青鸟也,主为西王母取食。”后亦因以借指日。

唐代杜甫《岳麓山道林二寺行》诗:“莲花交以响共命鸟,金榜双回三足乌。”仇兆鳌注引黄生曰:“三足乌,即日也。”

宋陆游《月夜短歌》:“明星虽高未须喜,三足阳乌生海底。”

日本文化中的金乌

太阳或是使者,贺茂建角身命之化身,之后成为鸭县主之祖。因受中国文化影响,其也多为三足乌鸦。

神武东征之际,受高皇产灵尊・天照大神之命,从熊野到大和为神武天皇带路的乌鸦。在熊野三山,作为神使(ミサキ)而受到信仰。近世以前常用在起请文的熊野牛玉宝印绘有乌鸦。八咫乌也是战国时代纪伊国的杂贺众铃木家的旗印。

古高丽文化中的三足鸟

高句丽人崇拜三足乌如同龙和凤,除了为日神,亦代表着力量。高句丽崇拜单一神:太阳神,和不问鬼神的古代中原人文化有很大差异。高句丽人对三足乌的这种崇拜在高句丽古墓壁画中有描述,今吉林省集安市仍随处可见三足乌的装饰画。

高句丽壁画墓多绘有日月神像,表明其有日月星晨崇拜。高句丽五盔坟四号墓“日月神绘于北角二层抹角石上,人首蛇身。日神居左,男相,披发,双手捧日轮于头上,日中有三足鸟,月神居右,长髪女相,双手捧月轮于头上,月中有蟾蜍。”长川一号墓后室藻井顶部绘三足鸟(日神)、蟾蜍与兔(月神)和北斗七星图。

三足鸟的考古

金沙遗址出土的青铜有领璧形器,上面刻画的三只神鸟也是典型的长颈单足、羽尾华丽、展翅绕日飞翔之态,显而易见就是对太阳神话传说中三足乌的一种形象表现。从时代的承袭演变关系来看,正是古代蜀人这些含义丰富、构思绝妙的图像,对后世的图案纹饰产生了积极而久远的影响。

不仅战国与秦代的铜镜上有三鸟环日图,汉代瓦当上有绕日飞行的三鸟纹,而且在汉代画像石《羿射九日》图中刻画的栖息于扶桑神树上的也是三足金乌,可知这在古人心目中皆是对三足乌最为生动的表现。

源自网络

相关阅读

分享到朋友圈:

  • 1、在手机中打开微信App。
  • 2、使用微信中的【扫一扫】功能扫描左边的二维码,开始分享。

分享给朋友:

  • 1、在手机中打开微信App。
  • 2、使用微信中的【扫一扫】功能扫描左边的二维码,开始分享。
稍后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