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易经(第三十九卦)——蹇卦

2010-10-20 12:01  字体: 

三十九、蹇卦

蹇,易经六十四卦第三十九卦,本卦为异卦相叠(艮下坎上)。上卦为坎,坎为水;下卦为艮,艮为山。山上有水,山石嶙峋,水流曲折。山高水险,喻人行路艰难,修业不息,所以卦名曰“蹇”。阐明涉济艰难的道理。

蹇卦中共有两阳爻都处于不利地位。“九五”之尊陷于坎险之中,难以自拔;“九三”之阳爻在艮卦之上,居互坎之中,亦处于险境。阳刚受小人包围和欺凌,处于涉济艰难之境地。这时需要有个德高望重之人率领渡过难关,故“利见大人”。“利西南。不利东北”,多解为:西南是坤方为顺、为众、为利,东北是艮方为止、为不利。可卦象并没有坤,又无法与爻辞相衔接,不能自圆其说。从卦辞“利见大人”和卦中“六二”与“九五”的关系上来看,此卦说的是文王以韬晦之策事殷之事。

周原是商的一个附佣国。文王因扩张实力引起纣王不满,被囚在羑里达七年之久。文王大臣闳天等求得美女、奇物、良马进献,才被赦免,并封之为西伯。文王对纣王毕恭毕敬,“上贡必适,祭奠必敬”,纣王让他征讨殷之叛国。文王就借此机会不中断扩大自己的势力,连伐戌、密、邗、崇数国。周在殷都朝歌西南,而文王所征伐的地方也在殷西南,故卦辞说“利西南”。“不利东北”是与西南相对而言的,商在周东北,故有此说。这也就是坤卦辞所说的“西南得朋,东北丧朋”。殷西南属中原兵家必争之地,得之则可为伐商做预备,从战略上来看,这是有利于周长远发展的。

39.1

蹇。利西南,不利东北。利见大人。贞吉。

白话

蹇卦:筮遇此卦,利西南行,不利东北行。利见贵族王公,获吉祥之兆。

解读

蹇,卦名。蹇,《彖辞》“难也。”蹇的原意是跛(bo),走路不方便,引申为前进不便、困难的意思。指明要克服困难需要伟大人物协助,而且必须坚持正道,才能得救。屯卦因动而生难,蹇卦因止而发现难。两者的含义完全不同。

39.2

《彖》曰:蹇,难也,险在前也。见险而能止。知矣哉。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东北”,其道穷也。“利见大人”,往有功也。当位“贞吉”,以正邦也。蹇之时,用大矣哉。

白话

《彖辞》说:蹇,艰难的意思。蹇的上卦为坎,坎为险;下卦为艮,艮为山。“险阻在前”是蹇卦的卦象。见险而能休止不前,这是明智之举。蹇卦辞说:“利于西南行”,由于西南为坤方,坤为地,地平坦,西南之行是行于正道。卦辞说:“不利于东北行”,由于东北为艮方,艮为山,山险峻,东北之行则困穷不通。卦象又显示,“会见贵族王公则有利”,所往有功。六二之爻与九五之爻各居阴阳之位,有得位之象,像君臣各正其位,各持中正祥和之德,从而国家能得到治理。蹇的卦义是见险而止,进止得时,在生活中意义是重大的。

解读

“见险而能止”二句,本卦上卦为坎,坎有险义;下卦为艮,艮有止义。所以蹇卦体现了见险能止的义蕴。知,借为智。当位贞吉,此以六二,九五爻象、爻位为据。六二阴爻居阴位(第二位为阴位),九五阳爻居阳位(第五位为阳位)是为得位。贞,《彖辞》释为“贞正”,以配六二,九五之爻象,与经意不符。

《彖传》在这里解释了坚守正道的道理。为什么要向西南方向走,而不向东北方向走呢?就是要想有利的方向前进,不能走向绝路。要有利于见大人,获得成功。说明只有坚守正道才可获得吉祥。从而使国家的治理才能走向正轨。因此,蹇卦的实际意义真的伟大。

39.3

《象》曰:山上有水,蹇。君予以反身修德。

白话

《象辞》说:上卦为坎,坎为水;下卦为艮,艮为山,山石磷峋,水流曲折,是蹇卦的卦象。君子观此卦象,悟行道之不易,从而反求诸己,修养德行。

解读

《象传》主要是将士与人相比,得出正确的道理。《彖传》主要是从整个卦理来讲的,《象传》与《彖传》两者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蹇卦告诉大家,碰到困难时,应该如何看待困难,怎么样聚集力量,解决困难,走出困境。

39.4

初六:往蹇来誉。

《象》曰:往蹇来誉,宜待也。

白话

初六:出门艰难,归来安适。《象辞》说:出门艰难,归来安适,知难而退,坐待时机。

解读

“初六”以阴柔处蹇之始,上无所应,居艮之下受阻,进则入坎之险地,因此诫之“往蹇来誉”,即在这艰难之时不妄动待时为佳。文王骗取了纣王信任后,纣王“赐之弓矢斧钺,使西伯得征服”,“来誉”即是说文王得到了信任,获得了征讨的大权。

39.5

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象》曰:王臣蹇蹇,终无尤也。

白话

六二:王臣之所以屡犯艰难,并不是为自身私利。《象辞》说:王臣出以公心屡犯艰难,其自身始终没有过失。

解读

蹇,难。蹇蹇,前一蹇字为动词,犹言犯难,冒险。后一蹇字用如名词,艰难。蹇蹇犹言屡犯艰难,冒险履难。匪,当读为非。

“六二”以柔顺居中得正,顺应“九五”之尊,是一个中正君*以信任的大臣,故称之为“王臣”。“九五”陷于坎险之中唯有“六二”能够解难。“六二”以阴柔而担此重任,有些力不从心,难度很大,故“蹇蹇”。这里用了两个“蹇”,是分属王和臣的。“九五”陷于坎险之中是“蹇”;而“六二”居艮卦之中,前是坎险,又与上下爻互为坎险,亦是“蹇”。但他却“匪躬之故”,即不顾个人得失,鞠躬尽力,竭力救主。爻辞没有断吉凶或成败,意为能这样做就难能可贵了!

39.6

九三:往蹇来反。

《象》曰:往蹇来反,内喜之也。

白话

九三:出门困难重重,归来笑逐颜开。《象辞》说:出门困难重重,归来笑逐颜开,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解读

反,高亨说:“借为昪。昪,喜乐也(昪与忭同)。”九三爻是说去时艰难,但回来时不艰难。

“九三”处两体之中,前往虽与“上六”相应,但下艮为止,上坎为险,“往蹇”则难,还是“来反”,安心下比“六二”,不要妄进。

39.7

六四:往蹇来连。

《象》曰:往蹇来连,当位实也。

白话

六四:出门行动艰难,归来时却有车可乘。

《象辞》说:出门行动艰难,归来时却有车可乘,由于六四阴爻居阴位,像人才正当其位,德符其名。

解读

连,《集解》引虞翻曰:“连,辇也。”《周礼?地官?乡师》:“雄师旅会同,正治其徒役与其輂辇。”郑注:“辇,挽车也。”《说文》:“连,负车也。”连、辇有相通之处。沙少海先生说:“来辇,犹言来时乘车。”

“六四”以阴居柔得位,上承“九五”,似与“六二”一样的大臣。想往顺承于“九五”,可四居上坎之下,与五均陷入在上坎之中,故“往蹇”亦难。然四又下乘“九三”,“来连”则顺从于三,而三又与二与初相连,结成同志,共救“九五”之尊。

39.8

九五:大蹇,朋来。

《象》曰:大蹇,朋来,以中节也。

白话

九五:经历了非常多艰难困苦,终予获得大利。《象辞》说:大难当前,得到友人相助,由于九五之爻居上卦中位,像人节操贞正自能获救。

解读

朋,这里指朋贝。朋来,犹言赚了钱。《象辞》解“朋”如朋友,与经意有别。

“九五”陷坎险之中,与下二爻互为离卦,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犹如文王被囚而蒙大难,故说“大蹇”。初、三、上三爻都是“往”有难,可五却不往还有大难,何也?因他被囚于坎险之中,失去了人身自由,想动也动不得。但五与二相应,二“匪躬”来救,三又联合二及初众阴相济,“朋来”拯己于水火之中。“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仍赦西伯”(《史记·殷本纪》)。

39.9

上六:往蹇来硕,吉。利见大人。

《象》曰:往蹇来硕,志在内也。利见大人,以从贵也。

白话

上六:出门困难重重,归来欢喜跳跃。筮遇此爻,吉祥,利于会见贵族王公。《象辞》说:出门困难重重,归来欢喜跳跃,说明志气高昂,奋勇取胜。爻辞说:利于会见贵族王公,说明追随贵人,必获福利。

解读

硕,汉帛书《周易》作石。硕,石均借为跖。高亨说:“硕,借为跖。《说文》:‘跖,楚人谓跳跃曰跖。’《方言》一:‘跖,跳也。楚曰跖。’(此朱骏声说,见《说文通训定声》豫部硕字下)来跖,谓其来跳跃而行,喜之至也。”

“上六”处卦之极,开始脱离了险境,可再往前走也就没有路了,“往蹇来誉”,返回来归顺“九五”,五已被众朋所救,险情排除,获得了硕大胜利,故“吉”,全卦至此才出现了吉兆。这个时候正如卦辞所说的“利现大人”,明君即将出现。“西伯归,乃阴修德行善诸侯多叛纣而往归西伯,西伯滋大”(同上),达到了“三分天下有其二”(《论语·泰伯》),为灭商做了战略上的准备,这就是卦辞所说的“利西南”。

遁、明夷、蹇以及下面的困卦,说的都是当处于艰难险境时要用韬光养晦之法,保存自己的实力,以求东山再起,但各卦所处的环境及其采取的对策不相同。遁卦说的是在受到小人欺凌、正不压邪时,该躲避时要躲避。明夷卦所处的政治环境比遁卦更恶劣,已达到政治昏暗的地步,此时要自晦其明,守正不移。蹇卦讲的是在困境中不要消极等待,要捉住时机有所作为。一是在碰到艰难险阻之时,要审时度势,不要轻举妄动,“来誉”、“来反”、“来连”这些作法都是可取的;二是要同舟共济,“匪躬自故”、“朋来”、“来硕”,即大家都不顾私利,团结一致,立功建业;三是“利见大人”,要有“九五”那样的刚正不阿、坚韧不拔的人率领大家共渡难关。

所属专题:《为大众解读易经》(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