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易经(第二十二卦)——贲卦

2010-09-23 09:49  字体: 

 

二十二、贲卦

“贲(bì)”,文饰的意思。贲卦由噬嗑卦发展而来。《序卦传》说:“嗑者合也,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贲,贲者饰也。”噬嗑通过明罚敕法来整合社会,侧重于以刑狱禁暴,这种整合缺少精神文明的联系,只能称之为“苟合”,即建立在强制基础上的委曲苟且的整合。所以应该继之以贲,用礼乐轨制来文饰,进行精神文明建设。

为了维护社会的长治久安,在和谐稳定的秩序轨道上良性运转,礼乐与刑政两个方面都是必须的,这就是古代人常说的,“礼乐刑政四达而悖,则王道备矣”。然而比较起来,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主要表现在礼乐轨制的文饰上,而且这种文饰侧重于加强精神联系的纽带,着眼于人文价值的认同,其所产生的整合社会的功能比之以刑狱禁暴显得更为重要。

文饰是与质在的本质,文是外在的形式,此二者密切结合,内外一体,不可分离。就自然界的情形而言,其内在本质的依据是阴阳变化,刚柔交错,其外在的形式则是表现为日月星辰的光明灿烂,四时运行的循环交替,万物种类的繁富盛美,光怪陆离,仪态万千,称之为“天文”。

就社会界的情形而言,其内在本质的依据同样是阴阳刚柔的变化交错所形成的协调并济,其外在的形式刚是表现为礼乐轨制的整洁完备,道德风尚的和善淳美,行为举止的合规中矩,称之为“文明以止,人文也”。由于“天文”是由内在本质自然而然表现于外的形式,没有人为的介入,而“人文”则完全是出于人为的主观的设置,经常出现差错,使得文与质的配合不能恰到好处,或者文饰超过了质朴,或者质朴超过了文饰,流入粗野。因此,为了进行人文建设以化成天下,必须正确处理此二者的关系,做到文质彬彬,配合恰当,无过无不及。这就是贲卦所讨论的主题

从卦爻结构看,贲卦的刚爻与柔爻总体上都象征着文与质密切结合相互文饰的关系。下体离卦,六二作为柔爻来居于二刚之间,这是“柔来而文刚”,以柔为文,以刚为质,内刚而外柔,所以亨通。上体艮卦,上九作为刚爻往居于二柔之上,这是“分刚而文柔”,以刚为文,以柔为质,内柔而外刚,由于内在的本质荏弱,不能有大的作为,所以“小利有攸往”。

这种刚与柔相互文饰的关系表现于自然办称之为“天文”,表现于人类社会则具有“文明以止”的特征,由于下体离为文明,上体艮为止,既有光辉灿烂的文明,又有止于至善的价值目标。所谓止于至善,具体说来,就是人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子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人类文明的发展不能漫无方向,必须知其所止,有一个自觉追求的终纵目标。这个终纵目标就是止于至善的核心价值观。只有牢牢把握这种核心价值观,做到“文明以止”,才能“化成天下”,整合社会,建构一个以礼义为本的和谐有序的文明共同体。


22.1

贲。亨。小利有攸往。

白话

贲卦:通达。有所往则有小利。

解读

贲(bì),卦名。本卦为异卦相叠(离下艮上)。本卦下卦为离,离为火,上卦为艮,艮为山。山下有火,一片艳红,花木相映,美丽如文。喻男婚女嫁,国政家制,都有仪礼轨制,构成了复杂的社会人文关系,用以维护现存的社会秩序。这恰是所说贤德君子“观乎天文,察乎时变”神道设教的结果。所以卦名曰贲。贲,《序卦》:“饰也。”

22.2

《彖》曰:贲,亨。柔来而文刚,故亨。分,刚上而文柔①。故以“小利有攸往”,刚柔交错②,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白话

《彖辞》说:贲,通达。此卦下卦为离,义为阴柔,上卦为艮,义为阳刚,所以说阴柔文饰阳刚,因此“通达”。柔、刚分布,刚为主而柔为衬,所以说“有所往则有小利”。刚柔交错成文,这是天象。社会轨制、风俗教化是人们生活的基础,是社会人文现象。观察天象,就可以察觉到时序的变化。观察社会人文现象,就可以用教化改造成就天下的人。

解读

“柔来而文刚”四句,文,文饰。本卦下卦为离为柔,上卦为艮为刚,柔居刚下,俯顺于刚,所以说“柔来”,“刚上”。“文刚”、“文柔”,就是柔刚互为文饰,即以伦理、礼节来规范人们的生活,用各种政治设施来维护社会轨制的尊严。②今本无“刚粱交错”四字。郭京本有。王弼、孔颖达所据本亦有。今据增。

22.3

《象》曰:山下有火,贲。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狱。

白话

《象辞》说:本卦上卦为艮为山,下卦为离为火,山下有火,火燎群山,这是贲卦的卦象。君子观此卦象,思及猛火燎山,玉石俱焚,草木皆尽,以此为戒,从而明察各项政事,不敢以威猛断狱。

解读

庶,众。庶政,各项政事。

贲卦上艮为山,下离为火,山下有火,明照万物,光辉灿烂,这是自然界的文饰。君子观此卦象,用于社会人事的治理,懂得了分清主次本末的道理,把重点放在修明庶政处理各种重大的政治事务之上,而不敢让一些诉讼刑狱的案件来分散自己的精力。这并不是说不要去处理诉讼刑狱,而是表明,为了从事社会的文饰,建设一个文明社会,应该捉住根本,从修明庶政入手。假如政治不能清明,政策措施有失公正,社会的矛盾冲突就会激化,诉讼刑狱的案件也随之层出不穷。

反之,假如政治清明,公正的原则得到有效的维护,人际关系就会和谐而序,诉讼刑狱的案件也随之而减少,甚至能达到无讼的境界。因此,“就明庶政”与“折狱”二者比较而言,“折狱”只是治标而不治本,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矛盾冲突,整合社会,而“明庶政”才是正本清源建设文明社会的关键。


22.4

初九:贲其趾,舍车而徒。

《象》曰:舍车而徒,义弗乘也。

白话

初九:脚穿花鞋,舍车不乘,徒步而行。《象辞》说:舍车不乘,徒步而行,为显示鞋子之美丽,理应不乘车。

解读

贲,文饰。贲其趾,犹言用花鞋套脚。本卦多记录婚嫁之事,聘请迎娶都有生动的描写,展现了对偶婚制的简单的风俗图景。读者可从这个角度体察各爻意义。《象辞》附会大义,曲加解释,以致面目全非。

“舍弃车马不坐而徒步行走。”是指外出劳作不应该坐马车的风俗。此爻说明先辈君子出行提倡勤俭而不铺张奢侈。

22.5

六二:贲其须。

《象》曰:贲其须,与上兴也。

白话

六二:润饰自己的胡须。《象辞》说:润饰自己的胡须,说明老人不服老,匡助君王振兴国家。

解读

“修饰好自己的胡须。”是指个人外表修饰的礼仪,是对他人的尊重。此爻说明君子应该在外表上树立一个被他人认可的文明形象。


22.6

九三:贲如濡如。永贞吉。

《象》曰:永贞之吉,终莫之陵也②。

白话

九三:奔跑向前,汗流浃背。卜问长时期的凶吉而得吉兆。《象辞》说:永远贞正,必吉祥,由于决没有人侵凌正派人物。

解读

贲,借为奔。濡,湿。如,形容词词尾。《象辞》释“贞”为诚信贞正。陵,侵凌。

九三的爻辞在《象传》中解:修饰的光泽柔润,永远坚守正道可获吉祥。“永远坚守正道可获吉祥。”是指这样才能最终不被他人指责言贬。此爻说明君子言行修饰的文明礼仪非常重要,向积极方面去发展是吉祥的,永远不会被人胡言乱语。

22.7

六四: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

《象》曰:六四,当位疑也。匪寇,婚媾,终无尤也。

白话

六四:奔跑气吁吁,太阳火辣辣。高头白马,向前飞奔。不是来抢劫,而是来娶亲。《象辞》说:六四阴爻居阴位,所处恰当。既知不是来抢劫,而是来娶亲,疑虑冰释,终无灾祸。

解读

  • 贲,借为奔。皤(pó婆),郑玄本作燔,焚烧,这里指太阳当头晒。
  • 翰,黄颖注:“马举头高昂也。”马头高举即飞奔之状。
  • 当位,此以六四爻位爻象为据。六四,阴爻居阴位(第四位为阴位),是为当位。之所以称“疑”,由于看到大批人马奔驰而来,心中犯疑,难料吉凶。

六四的爻辞在《象传》中解:修饰淡雅一身素白,骑着一匹雪白的骏马往前奔驰。远征不是去抢掠打劫,而是去聘求婚配佳人。 “六四爻虽卦位适合,但心里不免疑虑犹存。”“远征不是去抢掠打劫,而是去聘求婚配佳人。”是指君子好逑,这样做终究没有忧虑。此爻说明君子做事只要诚意朴实,一定会如愿无悔,“刘备三请必得孔明”。


22.8

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终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喜也。

白话

六五:奔向丘园,送上许多布帛,初遇困难,终则顺利。《象辞》说:六五爻辞说的吉祥,指的是有婚姻之喜。

解读

戋戋,马融注:“委积貌。”即一大堆的样子。

六五的爻辞在《象传》中解:装饰好家里山丘林园,手持一束微薄的丝绢来迎接远亲。虽有一点吝啬,但最终可获吉祥。六五爻卦位是吉利的,是指将有喜庆临门。此爻说明君子做事诚意朴实,虽然奉献微薄之力,但付出的一片真心一定会得到好的报答。

22.9

上九:白贲,无咎。

《象》曰:白贲,无咎,上得志也。

白话

上九:送上白底饰以诸色花纹的布帛,不会坏事。《象辞》说:白底的布帛饰以诸色花纹,没有灾祸,由于上九居一卦乞首位,像人高高在上,志自得满。

解读

贲,饰,这里指配色。白贲,犹言白底的布帛饰以各苞花纹。

上九的爻辞在《象传》中解:修饰的素白朴质淡雅,没有祸害。“修饰的素白朴质淡雅,没有祸害。”是指努力发展到了上位时表明志向已经实现了。此爻说明君子一生奋斗为人真诚,勤俭朴实,有了很好的发展,实现了最初的志向。

总结

 

贲卦上卦为“艮”,“艮”为止,主于笃实,故侧重于从“质”的角度谈文饰返归于实质的道理。六四爻“贲如皤如”,谈素洁之美;六五爻“贲于丘园”,谈简单之风;上九爻“白贲”,谈返璞归真。

全卦以文与质为命题,通过对卦象和爻象的剖析,全面表述了现象与本质、外在仪表与内在精神的辩证关系。从下离上艮的卦象中,说明文明而有所止的原则,这恰是贲卦的精华。外表的华美固然表现了一定的文明,然而无穷度地追求文饰和浮华,会愈来愈阔别自然质朴之美,奢侈腐败的恶劣风气就会泛滥成灾,甚至由于物质文明的繁荣和精神文明的堕落的巨大反差而危害人类。这在现代人生活中已经成为引人注目的问题,不能不加以重视。

文饰必须符合自然。从下往上润饰,不是越来越浓重,而是越来越轻淡,最后是不文饰。此外还要互相文饰,你文饰我,我文饰你,最后才能形成一种“文化”。文化不是个体的,是集体的。

最高的润饰是什么?是不润饰,是不文,是返璞归真。老子提到三个“复归”,复归于无极,复归于朴,复归于婴儿。最上者得到了自然之美,正如老子所言“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假如对这一卦的主题做一总结,可以套用一句,那就是“大贲若白”。

所属专题:《为大众解读易经》(68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