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易经(第十七卦)——随卦

    5.9万阅    字体: 

十七、随卦

随,卦名。本卦为异卦相叠(震下兑上)。本卦上卦为兑,兑义为悦;下卦为震,震为动。君王有所举动,而能取悦众心。说明臣民拥裁君王。服从君王意旨,如影之随形,如响之应声,所以卦名曰随。

欢乐之后要懂得随从的道理,随卦就告诉我们该怎样随从。随什么?随时、随势、随人、随心、随天道。从什么?择善而从,从善如流。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那就是“择其善者而从”。宋代理学家程颐说随卦讲了三件事:第一,“唯群所从”,即君子被别人所随;第二,“己随于人”,即自己随从别人;第三,“临事择所从”,即面临大事时选择随从什么样的人。

《左传》中记载有这样一个故事。鲁国鲁成公的母亲穆姜与一个大夫通奸,想与其合谋废除她儿子的王位,后来失败了,被打入冷宫。穆姜占了一卦是“艮之随”,即艮卦变为随卦,除第二条爻没变其他都变了。请卦师解卦,卦师说艮是禁止,随是随从。他要穆姜赶紧随别人逃跑,但穆姜以为不能逃,她看了随卦的卦义说: “我无元亨利贞之徳,我必死于此,因此我不能逃。”后来果然如此,可见卦德、卦义很重要。

易经》不仅告诉大家什么是吉,什么是凶,更重要的是告诉大家怎么趋吉避凶。随卦的吉祥、无咎,只有具备了“元亨利贞”的才德才能获得。孔子对“元亨利贞”的解释是“仁礼义事(信)”,当然穆姜还不晓得这个解释,但她晓得“元亨利贞”是要走正道,是要有才德,由于她觉得自己没有走正道、没有德性,所以最后必然被杀头。

17.1

随:元亨,利贞,无咎。

白话

随卦:大吉大利,卜得吉兆,没有灾难。

解读

随,《说文》:“从也。”《广雅?释诂》:“随,顺也。”

17.2

《彖》曰:随,刚来而下柔,动而说,随。大、亨、贞,无咎。而天下随时,随时之义大矣哉!

白话

《彖辞》说:随卦:下卦为震,震为刚,上卦为兑,兑为柔,这是阳刚居于阴柔之下,君王下礼臣民,臣民拥戴君上,君王有所举动,臣民乐于服从,因而卦名为随。随卦具有盛大、亨美、利物、贞正的品德,因而无过失。天下万事在于随时而行,“随时”的意义是伟大的。

解读

“刚来”句,本卦下卦为震,为阳,为刚;上卦为兑,为阴,为柔。震下兑上,是刚居柔下,以喻尊贵君子降位屈尊,下礼臣民。

17.3

《象》曰:泽中有雷,随。君子以向晦入宴息①。

白话

《象辞》说:本卦下卦为震,震为雷,上卦为兑,兑为泽;雷入泽中,大地寒凝,万物蛰伏,是随卦的卦象。君子观此卦象,取法于随天时而沉寂的雷声,随时作息,向晚则入室休息。

解读

晦,《集解》引翟元曰:“晦者,冥也。”即暮夜。向晦,犹言向晚。宴,《说文》:“宴,安也。”宴息,犹言安息,休息。

随卦上体是兑,兑为泽,下体是震,震为雷,为泽中有雷之象。《说卦传》说:“动万物者莫疾乎雷”,“说万物者莫说乎泽”,故泽中有雷蕴含着“动而说”的哲学意义。从社会人事的角度看,这种“动而说”是太平治世的境界,各种人际关系业已理顺,冲突危机的因素业已消除,正常的秩序业已恢复,有所动作都能得到人们的喜悦随从,无所不通。

君子观此卦象,应该懂得随时之义,在策略上做出适当的调整,把无为与有为有机地结合起来。白天发奋图强,规画政务,积极有为,到了晚上,就不必再去费心劳神,而应奉行无为,安心地入室宴息。所说“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居于随从悦乐之世,按时作息,有劳有逸,有动有静,保持一个安和平常的心态,这才是公道正常的处随之道。

17.4

初九:官有渝,贞吉。出门交有功。

《象》曰:官有渝,从正吉也。出门交有功,不失也。

白话

初九:馆舍时里发生事故,筮遇此爻则吉,出门同行都得好处。《象辞》说:官吏把事情办坏了,归从正道则吉祥。出门同行都得好处,这是不失正道的缘故。

解读

官,古馆字.馆舍。《象辞》解释官如官吏。渝,变,变故。《象辞》释“渝”为失败,与经意有异。

初九,一开始“官”要改变,“官”是什么?指主人,也可指心之官,“心之官则思”,可理解为思维观念。就是说一开始就要改变思维观念,只有改变了思维观念,才能择善而从。初九爻居在最下的阳位上,表明守正道,就贞吉。当然不是躲在家里,而是要走出去才能不失正道。出门和在家里有什么区别?在家里表示不愿出去随从别人,只有走出大门才能随从别人。另外在家里还比喻有私情,自我封闭,走出大门比喻不要为自己狭隘的私利所束缚,要襟怀胸襟开阔。

17.5

六二:系小子,失丈夫。

《象》曰:系小子,弗兼与也。

白话

六二:捉住了未成年的奴隶,跑了成年的奴隶。《象辞》说:捉住了小的,跑了大的,意思是两者不能兼得。

解读

本卦内容比较专一,多记录商旅之事,主要是奴隶的贩买情况。此爻为追捕奴隶的记录。以下各爻则记录了押送俘虏,将俘虏用作人牲的社会惨象。《象辞》作者不了解这一社会实际,用儒家理论,将各爻解释成一般性生活道理的反映。

六二,本来这一爻是和“丈夫”(九五爻)结合的,但却“系”于“小子”(初九爻),因此失去了丈夫,因小失大。诚如孟子所说:“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可是这里它取错了,因小失大了,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17.6

六三:系丈夫,答小子。随有求得。利居贞。

《象》曰:系丈夫,志舍下也。

白话

六三:捉住了成年奴隶,跑了未成年奴隶。希望无失不如现得。筮遇此爻,卜问居处则吉祥。《象辞》说:抓了大的,跑了小的,其志在于追逐大的,舍弃小的。

解读

随,追随,这里指追求,占有。九四爻辞“随有获”,其意略同。舍,舍弃。下,与上对言,价值高低大小之谓。y

六三,恰好与六二爻相反,六三爻的“丈夫”是谁?是九四爻。“小子”呢?仍然是初九爻。六三爻抛弃下面的东西,这个选择是对的,是捡了西瓜丢了芝麻。本来它处在险位,但由于它追随“丈夫”,而不是“小子”,因此有所得,有利于安居守正。可见随从的对象太重要了,追随的对象不同,最后的结果也必有不同。

17.7

九四:随有获,贞凶。有孚在道,以明,何咎?

《象》曰:随有获,其义凶也。有孚在道,明功也。

 白话

九四:追名逐利,贪多务获,卜问得恶兆。押送俘虏上路,明于约束,没有灾难。《象辞》说:追名逐利,贪多务获,这种人遭遇凶险是应该的。谨取信用,严守正道,这是明察事功的结果。

解读

孚,同俘。道,道路。《象辞》释“孚”为忠信,“道”为正道、道义。以,由于。明,明智。

九四,这一爻是说还没有成功的人去追随一个成功的人,一旦有了收获不要太自满,否则可能有凶险。因此内心要有诚信或自觉自愿地去追随别人(九五爻),符合正道,这样就很光明,就没有什么灾祸了。

17.8

九五:孚于嘉,吉。

《象》曰:孚于嘉,吉,位中正也②。

白话

九五:俘虏了不少嘉人,吉祥。《象辞》说:信守中正之道,诸事吉祥,由于九五之爻居上卦中位,像人守中正之道。

解读

孚,同俘。《象辞》释“孚”为信守。嘉,李镜池以为是小国名。《象辞》释为嘉美,即中正之道。位中正,此以九五爻象、爻位为据,九五,阳爻,居上卦中位,是谓得位。

九五,这是随卦中最重要的一爻。自己处在尊位,而能以中正、诚信的美德去随从别人,这是凡人难以做到的。

17.9

上六:拘系之,乃从维之。王用亨于西山。

《象》曰:拘系之,上穷也。

白话

上六:将俘虏拘禁起来,牢牢捆绑,周文王将他们作为人牲在西山祭奠神灵。 《象辞》说:被捆绑拘禁,由于上六居一卦之尽头,像人处于穷困之境地。

解读

拘系,拘禁。维,捆绑。之,指代俘虏。王。周文王。西山,在镐京之西,故称西山。亨,即享字,祭奠。全句说同文王在西山用俘虏作人牲,祭奠神灵。

上六,这条爻记载了周文王的一段经历。姬昌(后来的周文王)曾被囚禁在羑里,他决心讨伐商纣王,于在西山设出师祭奠之礼。他去世以后,他的儿子姬发约于公元前1046年在牧野之战中消灭了商纣王,建立了西周。“维之”的“之”也可理解为人心,意思是要把人心牢牢控制住,把民心巩固住。这时候已经走到头了,因此更要巩固民心,要“享于西山”,符合祖先之道,符合民心。

总的来说,整个随卦讲怎么样随时、随势、随人、随心、随天道。怎么随天道呢?就是顺应自然规律办事。比如到晚上了你就回屋里睡觉去,现在是白天那你就去做事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这么简单,也就是平平经常、自自然然。然而这实在是一个大法则,但现在就是有非常多人不遵守,通宵达旦地玩或工作,愈晚愈兴奋,殊不知这是违反天道啊。年轻时没关系,年纪稍大各种毛病就来了。这叫着年轻时用健康换钱,年老时用钱换健康。这是不随天道啊。随了天道也就随时、随势了。怎么随人、随人心呢?就是要选择一个值得随从的人,要随“丈夫”,随“大人”。怎么才能随“大人”呢?要安居守正,而且要从内心去信服他,真正去随从,甚至以他的思想为信仰。

所属专题:《为大众解读易经》(68篇)

相关阅读

分享到朋友圈:

  • 1、在手机中打开微信App。
  • 2、使用微信中的【扫一扫】功能扫描左边的二维码,开始分享。

分享给朋友:

  • 1、在手机中打开微信App。
  • 2、使用微信中的【扫一扫】功能扫描左边的二维码,开始分享。
稍后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