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2016-04-02 13:30  字体: 

我们看一句话,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断章取义。所以,”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这句话,不能单独看,要联系上下文。这句话出自《论语·阳货篇》: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

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

曰:“赐也亦有恶乎?”

“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这句话与上下两段话形成一个小节,讲的是一个事情。是论君子所恶的。子贡问说:“君子有没有什么是厌恶的?”孔子回答说:“有。君子厌恶那种专说别人坏话的人,厌恶那种没见识反而讥讽圣贤的人,厌恶那种虽然勇敢但不讲礼节的人,厌恶那种做事果敢但是不通道理的人。”孔子反过来问:“赐,你有没有什么厌恶的?”子贡回答说:“我厌恶那种不懂装懂剽窃别人文章的人,厌恶那种把不谦虚当作勇敢的人,厌恶那种把攻击别人当作是正义行为的人。”

有人把“女”作通“汝”讲,这在字的用法上没问题。的确,《论语》中的很多“女”都是通“汝”来用的。但是,问题来了,如果女作汝的话,这句话就变成“唯汝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意思就是,只有子贡你及你们这些人包括小人难养。

这样有两点讲不通。一个是,把子贡也包括到里面了,但是,从上下文来讲,又没有说子贡为什么难养,这是不合道理的。就象老师说学生错了,一定会指出错在哪里,不可能单单说错了就完了。第二个,孔子倡导的是因材施教,怎么会把自己的学生与小人并列,孺子皆不可教,那孔子怎么可能还会弟子三千?

所以,这里“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女子”,就是指女子,女人。但是,这样一来,就有人说孔夫子重男轻女,封建思想严重。怎么可能呢?真那样,孔子还叫圣人吗?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们今天讲到小人,就带有很大的偏见,这个词有很深的贬义。但是,在孔子眼中,是绝没有这个意思的。就好比,今天一提“小姐”,就容易让人往坏处想,可是,在古人眼中,是没有这些负面的意义的。

小人一词,在《易经》中被非常频繁地用到,把小人作为君子的反面来用。但是,这是没有主观偏见的。就好比,佛教里面也提到有“外道”一说,现在一提到外道,就让人很有情绪,如果佛也象今人这样这么情绪化,那还叫佛吗?又比如,在佛家看来,女人是很难成佛的,女人要先修成男人,然后才能成佛,难道因为这个,也说佛重男轻女吗?

《系辞》第一句“天尊地卑,乾坤定矣”,按现在人的理解,孔子不重男轻女,还重天轻地呢?这不可笑吗?所以,孔子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老子说,吾不知其名而强名之,佛说,我讲法四十九年未讲一字,为何未讲一字?是要人不要据泥于文字。看圣贤的文章,得把自己提高到圣贤的位置,用圣贤的思维去看,这样才能读懂圣贤的文章。不要圣贤说个“小姐”你就往那方面想,那也真是没办法了。老子说“大国者下流”,非要以现在的语义来理解老子的“下流”,怎么理解?

这一点是特别要强调的,这是前提,不然的话,就理解不了孔子的这句话。中国文化的总源头是易经,孔子深受易经的影响。易经的基本理论就是“一阴一阳之谓道”,就是阴阳。阴阳,是抽象出来的两种概念,代表着宇宙之间两种相互对立的事物。男为阳,女为阴,高大者为阳,弱小者为阴。这只是对事物的一种客观描述,并没有情感因素。就象孔子说“天尊地卑”,所谓的尊卑,也仍然是客观的描述,不可能说孔子喜欢天,讨厌地,觉得天尊贵,地卑贱。没那意思。只是描述两种状态。就象佛提到“外道”,只是一种客观的表述,而不带任何情绪化的东西,还是那句话,如果佛是带着情绪化去讲,佛就不是佛了。

在易经中,男为阳,女为阴,君子为阳,小人为阴,中正得时为君子,不中不正失时为小人。所以,女子与小人同属于阴,这就是为什么孔子把女子与小人并列在一起的原因。

再次强调,这只是表述客观现象的一种方式,不带有情绪色彩。还是讲个故事吧。有个人找孔子,刚好碰到在门口扫地的子贡,子贡问何事,客人说,想请教孔子一年有几季,子贡觉得这问题太简单了,就笑说四季,客人说三季,于是二人争执不下。孔子出来说三季,客人喜而归。子贡不解,问何故,孔子说,我观察这个人是田间的蚂蚱,没见过冬天,所以说是三季,你要和他争,再争三天也争不到头。这就是三季人的故事。

注意,在这个故事里面,那个客人,就是小人(明道者为君子,不明道者为小人),但孔子一没有讥笑他,二没有说他不对,这就是孔子的态度。还有个盲人摸象的故事,几个盲人争吵不休,试问,明眼人会讥笑盲人吗?大概不会,如果明眼人嘲笑盲人,那这种人就是孔子所说的“称人之恶者”,这种行为是为君子所厌恶的。

第一个要知道的是,孔子讲到女子与小人,就象讲到阴阳、天地一样,不带情绪化的,是一种客观表述。第二个要知道的是,不但是孔子,包括道家、佛家,都是崇阳而抑阴的,以阳为正,以阴为邪,阳间就是人道,阴间就是鬼道。至于为什么,这个很值得参一参。

这样就理解了,女子、小人为阴,而君子所行者为阳,阴阳不同道,要把阴变成阳,就好比是要把水变成山一样。“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还要注意这个“养”字是什么意思,易经《蒙卦》曰“蒙以养正”,这两个养意思相近,是培植、培养的意思。也就是说,女人和小人很难去培养而使其行阳道,就好比赶鸭子上架、让盲者辨识颜色一样,有点强人所难。

又好比,非要教会那个三季人认识到一年有四季,那是下力不讨好的事情。这就是“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要注意孔子说这句话的语境,是孔子与子贡及其弟子们在谈论君子之道的时候说的,也就是说,哪些是真正的爷们儿该干的事儿,哪些不是真正的爷们儿该干的事儿,就象要盖大厦,孔子说,什么是好木头,什么木头不好,象这样的木头是可以用的,那样的木头是不可以用的,就是这个意思。女子与小人就是不适合盖大厦的木头,不是那个料,但是,孔子并不会因为其他木头不适合盖这样的房子所以就否定其他木头的作用。这是特别要注意的。

就象佛教也分大乘与小乘,大根器的人与小根器的人,这和孔子把君子和女子、小人来作区分是一个道理,佛教之中,是不会轻视那些小乘、小根器的人的,但是有些佛弟子总是以此争执不休,那就是以小人之心度佛之腹了,这里说小人,没有贬意,只是说心量比较小而已。

用一个故事来结束这个话题吧:

佛在说法的时候,说,成佛之后,佛土会非常好,其中一个叫舍利弗的弟子心里就嘀咕,释尊你现在的国土为什么这么不好呢?佛有他心通,知道舍利弗所想,就说:“众生罪故,不见如来国土严净,非如来咎。舍利弗!我此土净,而汝不见。”一旁一个螺髻梵王就对舍利弗说:哎,舍利弗你可不要乱讲,我看释尊的国土如自在天宫,好得不得了。又说,你心净了,就见佛土净,你心不净,就见佛土不净。万法唯心所现之故。

文:英豪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