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要做事业,先懂人情

    5809阅    字体: 

人类有个很大的毛病,拿不到的东西,永远是高贵的;得到了就不珍贵,就看不起,就卑贱了。没有发财的人,看到钱,做梦都在想;但有了钱,钱多了的,不知道钱该怎么用,会讨厌那个钱,听到“钱”字便烦厌了,当然烦归烦,喜爱还是喜爱的。

贵贱问题是由于人情的重远、轻近来的。人类的心理毛病,喜欢远的事情、困难的事情,尤其是不易得到的事情,所以重难而轻易。越是困难越是拿不到的,越是感到名贵得很,外来和尚会念经,因为他难得请。所以说人情重难而轻易,轻视容易的东西。“重难而轻易”是古文,我给它加上“重远而轻近”,重视远大高远摸不到的东西,轻视眼前容易得到的东西。

还有,我再给它加上“重死而轻生”,死了的人、古人都是好的,活着的人都差不多,没有什么了不起。有些同学们常说,老师真了不起。我也跟他们开玩笑说:我现在没有什么了不起,死后我有三千年大运,还有人给我修庙子,你们最好再投胎来做我庙子的管理人,可以借我的招牌发财了!人活着没有什么稀奇的,死了就是好的。这个道理你懂了,你就知道了“卑高以陈,贵贱位矣”的道理。

一般而言,大家看活人的文章,不如看死人的文章来得有兴趣。这也是《易经》的道理,“人情重死而轻生,重远而轻近”,远来的和尚好念经,那是必然的。曹丕在他的文章里,就提到“常人贵远而贱近,向声而背实”这两句话。譬如最近美国一个学禅的来了,他原本在美国名气就很大,但经我们把他一捧,“美国的禅宗大师来弘道啦”,中山堂便有千把人来恭逢其盛。如果要我去讲,不会有两百人来听的。要是我到外国去,那就又不同啦!所以要做事业,人情的道理大家要懂,如果这个道理不懂,就不要谈事业。

前面说过,人情多半是“重远而轻近,重古而轻今”。古人总归是好的,现在我不行,死了以后我就吃香了。像拿破仑啊、楚霸王啊,死了以后就有人崇拜。所以大家要了解人情及群众的心理。

源自:《易经系传别讲》

“事在易,而求诸难”,这句话更重要,天下没有什么难事,每件事情都很简单、很容易,都是人自己玩弄聪明把它玩成复杂困难了。但是你告诉他容易也不行,所以人的一般心理,古书上叫做人情,就是人的心理都是“重难而轻易”。越困难,他越看得贵重;越容易,他越看得没有用。我常跟年轻同学讲,我都告诉你了,你不相信;一定要等到我死后有人叫好,你才觉得我说得对、说得好吗?因为人情也“重死而轻生”,死去的都是好的,活着的并不好;人情也“重远而轻近”,远来的和尚会看经,本地的和尚不一定行;人情也“重古而轻今”,古代的就是好,现代人都不行。现在的人是“重外而轻本”,外国来的学问都是好的,自己国家的都是狗屁,认为外国的月亮比自己本土的大又圆。

这真是一个笑话,如果我们这一堂研究《孟子》的人,照个像留下去,后世的人会说:哎哟,他们这一代人好了不起喔!算不得大家还跪在前面,向我们磕三个头呢!可是我们都看不见了,对不对?这是人情。

同样道理,这就告诉我们一个处世作人的原则。现在研究心理学、懂得心理学的人,就应用这种心理,故意弄得错综复杂一点,人们就信,成为领导群众的法门了。如果我们这个地方叫人参观,电梯一上来就到了,是没有价值的;最好电梯不开,十楼要慢慢走上来,然后这里弄个栏杆,那里给他一个弯曲,就有味道了,人的心理就是那么一件事情。

所以啊,天下的道理,不管做人做事,或政治、社会问题,都是同样的。你把这个书读懂了,原则也就都懂了。

源自:《孟子与离娄》

人类的普遍心理问题。人往往“重死轻生”,看古人觉得了不起,看今人却觉得起不了。人又往往“重远轻近”,远来的和尚会念经,也就是所谓“菩萨照远不照近”。人更往往“重难轻易”,对难以到手的,觉得分外珍惜;对容易得到的,往往不知爱惜,这种心理是古今中外一样的。

源自:《孟子与公孙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