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斗数讲堂——天梁化科

2015-11-27 15:00  字体: 

紫微斗数命理学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四化”,它们分别是化禄、化权、化科、及化忌。化,是一种动的现象,由诸星的性质演化而来,是主星多出来的余气,表现出的是一种变化的倾向。它们与不同的星曜结合,落入不同的宫位,都会给命主带来不同的结果和影响。一般而言,化禄多主财物或享受;化权主有权力或有表现;化科主有声名;化忌主不顺。本文向大家介绍的是,天梁化科的意义和作用。

一、天梁星

天梁星五行属戊土,象阳,在紫微斗数中为南斗第二星,化气为荫,司寿禄,父母宫主,是父母星、老人星、医药星,能消灾解厄、延寿添福,得祖荫、长辈及上司的助力,福德惠及家庭及子孙,引伸为替人服务、排忧解难。古时为风宪之职,官居监察御史,掌管纪律法规,专门谏劝皇帝,弹劾大臣,但多居幕后,即暗中向上级反映,具清高的特性。天梁的福荫和解灾,必先经艰难挫折而后得到,先经灾难而后才得化解。代表人物:托塔天王李靖。突出一个“老”字,如老人、老诚、老态、想当老大等。正因为天梁星是老人星,所以其人有长者风范,行事稳重,对于确立的目标会尽力达成,也因为是老人星,所以不免会碎碎念。

天梁为荫星,一般能获得父执长辈之荫助,亦有长者风范,所以作风老成。天梁亦为清贵高寿之星,思想超然,清高师表,有善根,预感力强,能逢凶化吉(先逢难始能化吉),逢刑无灾(但解灾以不逢禄存和化禄为条件),逢四煞无征战之争,太岁冲仍为有福,白虎临而无殃,病符官符相侵不为害,大小二耗交遇则所干无成;六亲和睦;在命宫或迁宫主有寿;遇奏书有意外之荣,遇青龙发动主有文书之喜。以上亦宜庙旺加吉才论,陷地加煞聚亦主有凶。

天梁为神明、神荫、宗教之星。天梁所落的宫位,为意外求神的好方位,尤其是在坤艮方,神荫特别灵。天梁坐命之人,大多有极强的预感功能,陷宫更验;有宗教五术缘,其人在信仰宗教五术后,各方面都会有所好转。天梁又为医药星,偏向于中医;而天相则偏向于西医。

天梁星适合为人师表,亦可担任有声望、有地位的职务;因清高,可在教师、法官、律师任职,使清高的性质发挥;既是清高之星,则不喜经营事业或从事商业行为,但如任职商业机构,则适合往稽核、审计、监察等超然监督方面的工作。天梁星也可当成医药星、法律星、刑克之星。

天梁星如遇化禄,一般会因钱财事或在得财后,是非或事端随后即至;而天梁化禄之财,其金额相当庞大,但如为律师、医师,则是为解厄而得财,祸端可免,这时天梁化禄,便转化成事业上的忙碌,转为正面上的收益,但必也相当劳心!天梁化权则是引经据典、言之有物,具说服力及解析能力;天梁化科则是因人、因事、因地而制宜,以名望、声誉、博学驰名,条理分明,言谈技巧好。

二、化科星

化科星五行属水,位居东方震宫,象意春天,万物滋生,文明盟发,故后人论属甲木。为上界主掌文墨、考试之神。象意为名誉、科甲、贵人、教育、升学、生长、发育、稳步发展、顺利、智力、功名、声誉、声势、博学、助力、正当、随和、消息、信息。主要意义表现为提高声誉和声势。

庙:丑(不怕煞)。旺:午申(不怕煞)。得地:辰戍卯(为福怕煞聚)。利:寅巳未(福慢而怕煞)。平:亥子。不得地:酉。陷于截空、旬空、空劫、羊陀、日月之陷地。

化科星,绝对利于心情愉快,影响知名度,但须主星吉时才会成为现实。主名誉,善缘,贵人,科甲,高尚。喜生旺,忌死绝,吉星吉位名也吉,凶星凶位名也凶。最喜逢魁钺,主人聪明通达,面目俊秀,考试高中,少年得志,升迁进职,有知名度,富贵而有声名。最怕空劫、截空、旬空,主孤独,科甲不利,怀才不遇,虚名而贫寒,但从事哲学五术反吉。亦怕逢杀破廉贪忌耗死绝沐浴等星,主科甲声名不利,出臭名,甚至官司刑灾。加会煞忌,读书至老无功名,还防官司刑灾,臭名远扬。

守命身,为人随和,朴素,斯文风雅,有内涵,爱面子,做事有计划;聪明好学,口齿流利,有文学艺术天赋,社会名声好,若所化之星庙旺,三方又会权禄或魁钺,无煞忌来冲破,富贵成就大。入陷弱之宫,或遇恶星,则苗而不秀,虚而不实,但虽贫穷亦可为文章秀士,能为人之师表。不喜化忌冲会,主先有名高而招忌,遭诽谤,限运逢之同论。女命化星庙旺无破,逢吉可为贵妇,得权禄拱照更佳。庙而逢煞,美中不足,即使富贵亦不免淫欲。陷地则不吉,加煞则贫而淫;加会魁钺,主有私情或私通。


三、天梁化科

天梁,五行属戊土,为阳士,为凸显之士,为高山或高岗之土,化科时,可使名声达到最高峰,但高山之土,因其过高,反有不够紧密结实,山有松软易崩塌之缺点,故天梁化科,虽可使事业与声名达到相当风光之程度,庙旺时,更能使事业杰出与顺利发展,受人赞美,声名远扬,但不宜锋头太露,如落陷其名较虚夸不实,三方加逢文曲化忌,辛劳而少成,或易有文书契约及异途之无谓是非。

天梁,五行为戊土,为高山之土;高山之土,非一日可形成,故具有历史性。天梁又为荫星,逢凶解厄,代表天之施济,而化科属水,五常主智,且水带有输送流通之性,渗透力亦强,故天梁化科时,其构想、计划及理论,可得天独厚,较能将潜力充分发挥出来,其成就亦具有历史性的意义,而其声名得化科之水的运送流通,更能名气大噪,而远近驰名。且凡天梁化科,亦主有扶强锄弱、扶老携幼之心,纵见煞亦不改变。天梁处庙旺之地化科,更会受人赞赏及支持,亨有万全声名,声威远播,而留芳万世;但落陷时,其构想、计划及理论,不免缺乏施济、怜悯之心,而偏于重利轻义,且其构想之事,亦不尽完美理想,易有瑕疵。加煞,带有邪淫之气,更为不佳,如煞多,加逢忌星冲照,往往理论偏颇,邪淫过重,为众识破,而遭排斥,甚至唾弃。此时,应修身养性,参道礼佛,以端正本身之欲念,则可怯除邪淫之气。

天梁主贵,故在一般情形下,喜化为科星,则必有清誉。监察管理乃天梁之责,故前人唯之为御史。若化科,则主受人信赖,得展所长,尤以天机天梁同度或对拱时,更主长于策划管理。若成机月同梁格,更喜天梁化科,古人视为可成能吏。在现代,若参加企业机构服务,亦必时受人征询意见,宜加以尊重。倘为专业人士,亦或自行独立经营。太阳天梁同度,而天梁化科者,不主学术研究,仅主在专业中有特殊性地位。所谓专业,一般性质为大众服务行业,必须详视所会杂曜,然后始可具体厘定。

天梁化科,文曲必同时化忌,若此两曜同度或对拱,则天梁化科之力便大为减弱。一般情况下,为明察秋毫而不见兴舆薪之应。在巳午二宫者尤为不吉,常易因小失大,或但重小节,结果弄成人际关系恶劣。唯天梁化科则喜与奏书同度,是则为中秘人才,擅长刀笔。若从事择述,亦可成名。亦喜与天德同度,主可在医学上成名。倘更有华盖、解神,则主着手成春。此尤其以太阳、天梁的组合为然。

天同、天梁的组合,有化科则不忌天马,不为浪荡,反主交游广阔。更见吉星详曜,则主四海扬名。在巳宫者,一生虽多惊险,唯每有惊险,反为吉运将来之先兆。得魁钺扶持者更佳,主一生逢惊险必有援力。

天梁化科于六亲宫垣,有时并非美事。盖于妻宫见此,则可能妻子挑剔,倘更见煞,则通常令人难于忍受。唯现代妇女有自已事业,则天梁化科,亦可能为妻室乃专业人士的克应。天梁化科于父母宫,主受父母荫庇。化科于子女宫,亦主子女成名。唯不宜见火星、天马,否则关系易疏远。天梁守疾厄宫,空劫同度者,主风痛,化科加强风痛的频度与范围。天梁亦主肠胃疾病,羊陀同度者,每为盲肠炎之应,若化科,则须防因未能及时动手术,感染而成腹膜炎。女命天梁化科,火铃同度者,主月事不调或主流产。命宫天梁化科人的,以医疗,幼、社会工作等职业最为适合,此为藉替人消灾解难来谋生,因则减少了自身的危难。

四、天梁于十二宫化科守命

1、子午宫天梁化科

与太阳对拱,会天同独坐及天机太阴。天梁必与禄存同度或对拱。因而也就有可能成为阳梁昌禄格。成格的人,由于天梁化科,加强了阳梁昌禄的本质。所以甚利于考试,竞争。即使不见昌曲而不成格。考试竞争变利,仅程度不及成格的人。本星系亦属于机月司梁格,唯天梁化科守命。谁仍有服务的本质,可是社会地位却比较高尚而且必然爱惜名誉,唯嫌原则过强。

2、丑未宫天梁独坐化科

与天机相对,会太阴独坐与太阳独坐。天梁的宫度必见擎羊。天梁受对宫天机的影响,情绪本不稳定,化科之后,情绪则变为稳定。由于曰月并照的原因,有时会使天梁变成犹疑。但由于擎羊的影响,天梁化科有时会变为无份拘执原则,故不及在了午二宫化科之佳。

3、寅申宫天同天梁同度,天梁化科

会天机独坐,此为纯粹的啼月同梁格,寅宫者得会禄存。由于天同同度之故,天梁化科使更增加了个人风格,或有名士的酒脱,所以最宜担任顾问之类有地位而不需实际负责的工作。或宜自由职业,则上有专业的名气。若见文曲化忌同躔,贝U为江湖文士,或为豪门清客。

4、卯酉二宫太阳天梁同度,天梁化科

会太阴独坐及借会天同巨门, 但三方四正皆见会煞曜本星系不必成邝日梁昌禄的格局,已竞争,同时由于天梁化科之后,孤克的性豫减少,因而太阳的力量就更加得以发挥,更有助于名气及表现。本星系最宜从事学术研究,因为太阴天梁本身具有原则的色彩,学术研究即是原则或定义的确立,所以阳梁必不偏向于文艺,即使见昌亦仅提高理解力及思考 若文曲化忌同度,则宜研究冷辟的学问,否则必多争论。  

5、辰戌宫天机天梁同度,天梁化科

会天同太阴及借会太阳巨门,戌宫者得会禄存。由于天机同度,带有游移动荡的性质,所以本星系跟阳梁星系恰好相反,外向不宜内向。因此适合传播,公并,外务等工作,化科主有名气,有助于工作表现。从事内务,管理,设计等工作,则必须充分发挥个人风格然后有成。

6、巳亥二宫天梁独坐化科

与天同相对,会太阴太阳,及借会天机巨门,命宫必见陀罗。本星系结构复杂,所以传播及文艺的色彩大为减少,天梁转化为带冒险性质。化科仅增加其内部的声望,不宜在外界扬名,否则必带来灾难与危险,然而由于化科的缘故,虽有灾危,其过程尚易忍受,而且必能转危为安。

灵匣网编辑整理

所属专题:《紫微斗数讲堂》(54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