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用基因研究来揭开紫微斗数的奥秘

2009-06-22 12:19  字体: 

难以想象,全球热门的基因研究,竟然可以充分印证中国古老的紫微斗数的真实性及价值。固然基因研究还是刚开始,然而它所显示的状况跟紫微斗数的状况非常相似。甚至可以说,紫微斗数的理论由于基因解码而被证实出来,实在令人震动。

第11号染色体看出你的命宫主星

基因是什么?从1953年发现DNA是双螺旋对称结构后,众人都以为已经找到了人类生命的奥妙。2005年6月26日美国的克林顿总统与英国的布莱尔首相同时公布完成人类基因组草图。固然如此,离人类能够破解所有的基因密码时候还早得很。可是,就现在所知的基因研究,却已透露出良多的信息。紫微斗数可以很精确的推论生命的某些特质。例如个性,那是先天具备的,后天只能调适,不能改变,而基因的研究也得到相同的结果。例如,位在第11号染色体短臂上的D4DR基因,是一个称为多巴胺受体(dopamine receptor)的蛋白质配方,它的任务就是在人的脑部,从神经元与神经元间的接合处,伸出到细胞膜外,预备捉住多巴胺。多巴胺是什么?它是一个神经传导物质,脑部若缺乏多巴胺,便会导致优柔寡断而冷漠的个性,甚至没有办法移动自己的身体,最极真个形式,便是所说的的帕金森症候群。而若脑部多巴胺过量,人会变得极富好奇心,爱冒险,积极进取。某些迷幻药的功效,便是刺激多巴胺系统。简单的说,多巴胺就是脑部的积极性化学物质,太少的话,一个人便会缺乏启动力和积极性。太多的话,一个人又很轻易感到无聊,常要去找寻新的冒险,这就是个性差异的根源。

基因和桃花有关

为了找出基因跟个性的关系,科学家作了良多实验,证实D4DR基因越长,对多巴胺的反应就越低,在生活上就会需要更多的冒险,以获得和有短基因的人从事简单事物获得的等量多巴胺。为了证实要发展出寻求新奇事物的个性需要多巴胺,科学家举出另一种令人震动的范例,证实喜好新奇事物的个性与D4DR有关。在美国的一个大规模实验,双性恋男人中,有长D4DR基因的人和不同男人共眠的机会,是有短基因的人的六倍;而有长基因的人和不同女人同眠的机会,是有短基因的人的五倍。

基因和胆识有关

然而,只有D4DR会影响个性吗?显然不是,它只是发现的第一个跟个性有关的基因而已。基本上,胆小或信心也是先天的遗传。一位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研究儿童的状态,他发现,早在四个月大时,便可以分辨出一些形态,进而猜测一个人在14年后长大成人时是胆小或布满信心。实验结果显示,对欧裔血统的调查,胆小的青少年比较是蓝眼睛、轻易过敏、个子高瘦、面孔狭长、轻易激动,且心跳较快。而这所有的特征,都是由胚胎中的一组叫做神经脊的细胞所控制的,而神经脊是脑部扁桃腺的起源,它们全部是用一样的神经传导物质:正肾上腺素,一种和多巴胺非常类似的物质。

基因研究将证实紫微斗数的学理背景

假如你看过话说108里谈过紫微斗数的理论,听起来和上面最先进的基因研究有什么不同?紫微斗数里阴阳分类的结果,跟多巴胺的作用力太相似了,阳性主星比较积极,阴性主星比较畏缩。假设大家对每个初生婴儿检查多巴胺,以作为阴阳主星的分类标准,然后猜测20年后他会有什么变化与结果,会让所有的专家大吃一惊吗?紫微斗数有108颗星,每颗星都代表不同的个性行为,这和基因专家预估影响个性的基因数是相似的。要晓得,基因的基本观念,它是线性结合,而不是溶合的,这在1860年孟德尔的遗传研究时就己经确定了。所以,隔代遗传是会发生的现象。基因的特质不会由于结合而改变,只会由于演化或突变而改变,这是天择现象。而紫微斗数每颗星同宫只会互相影响,不会改变,双星结合的方式跟基因的结合一模一样,遗传结果都是重新组合,每颗星的特质完全不变。假如大家把每一颗星看成一个个性基因,他的对应性非常强烈,最尤其的是,紫微斗数根据出生时辰推论每个人的个性特质如此正确,绝对跟不同时间出生时基因的组成有关,也就是跟地球的地理位置有关,而现在的科学研究甚至还研究不到这里。我绝对不会怀疑,未来20年,当有个科学家发现了某种个性基因在某个出生时间尤其旺盛时,他的兴奋程度。然而,他只不外是找出一个中国人千年以前就已经研究出的基因组合罢了。


另一个影响个性的基因-17号染色体

假如大家对此还有怀疑,大家可以多看几个例子。紫微斗数指出有几颗星是尤其有洁癖的,如太阴、武曲座命的人。改用基因的说法,血清素(serotonin)是一种单胺,跟正肾上腺素及多巴胺一样,假如脑中的血清素很高,你便是个强制性的人,非常注重整洁,而且小心谨慎,甚至到了神经过敏的地步。极真个病态则称之为强迫症。另一方面,血清素较低的人,会有轻易冲动的倾向,冲动犯下暴力罪行或是自杀的人,血清素就较少。ELI LILLY药厂根据这个理论发明一种新药PROZAC,来影响血清素系统。增加血清素可以减缓焦虑和沮丧,使原本普通的人变成乐观主义者。然而,且慢,基因研究可不是这么单纯,由于他还有其它互动的影响,反而可能产生完全相反的作用。如第17号染色体上有一段基因,叫“血清素搬运者”,它可以改变某一段基因的“活化序列”,这种基因较多的人,比较不神经过敏,也比一般人更轻易感觉愉快。这种新药也同时会影响这个基因,也就是说,影响神经元对血清素的作用。所以,要完全了解所有个性基因的互动是很复杂的大工程。

假如你觉得上面的说法太艰深了,大家给一个大家都以为简单而且在日常生活的例子:胆固醇,所有人都晓得,胆固醇太高会增加心脏病的死亡率。然而,太低呢?给你一个惊人的数字,“降低胆固醇的治疗可以减少百分之十四的心脏病发作,但会明显地增加横死率达百分之七十八”。事实上,在八十年代,即已晓得冲动、反社会、以及沮丧的人,包括囚犯、暴力犯罪者,以及自杀失败者,他们的胆固醇都比其它人来得低,基本上,胖子是比较没有危险性的。在一项大规模的试验中,来自七个国家、共35万1千人进行七年的试验,证实在固定年龄中,胆固醇非常低和非常高的人,死亡率是胆固醇中等的人的两倍。在胆固醇较低的人当中,额外的死因最主要是意外、自杀或是谋杀。而其中百分之二十五的最低胆固醇的男人,自杀率是其中百分之二十五有着最高胆固醇的男人的四倍,而这些,都跟血清素有关。

基因研究导出的"宿命论"可以用药物治疗吗?

假如个性有强烈的基因成分,那么就表示一切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基因的研究竟然导出“宿命论”的结果,实在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更有趣的是,根据基因研究所研发的药物来控制情绪反而是可行的,也就是说,基因的研究使得宿命论不再宿命论了。听起来很玄吧,吃一颗抗忧郁的药,你就会更乐观。和吃一颗克补就可以熬夜久一点是一样的,只要他不会产生副作用(良多药物由于急于上市而没有充份测试)。而假如为了安全,不想吃药,使用非基因治疗法也是很有用的,这就是科技紫微网所作的事。了解个性是天生的能对修正个性有所匡助。实验显示,当客户被告知他们的个性是天生而真实的一部份,而不只是一个坏习惯时,他们感到很宽慰。 “非病理因素的基础性向,以及群体成员对他们的认知,似乎是构成他们自我认知的最佳保障,并可促进人际关系。”换句话说,告诉他们:他们是天生胆小的,可以匡助他们克服胆小。婚姻咨询专家也会鼓励客户接受自己伴侣没有办法改变的恼人习惯,由于这些习惯可能是天生的,进而找出调适的方式。同性恋者的父母通常在他们相信同性恋行为是天性中不可改变的一部份,而非教养子女方式的结果时,也会比较轻易接受。熟悉天生个性并非是一种宣判,通常反而是一种解脱。

事实上,所有的潜能开发、生涯规划、人际互动等等都和人是不是熟悉自我有关,大家可以看到未来基因的发展,必然会形成和现在治疗疾病的方式一样,平日上班缺少冲劲的人,吃一颗冲动丸吧。假日到了,不要太辛劳,含一片轻松喉片去度假,这才真恰是改变宿命论的大行动。然而,多久才会变可能?更重要的是,这个时候到了,每个人都会变得更好吗?到时候,“基因歧视”将是衍生出来的另一种不同等,有钱吃“努力工作丸”的人,和有钱吃“追求冒险丹”的人,和现在人有钱买维他命,或古时侯人有钱买人参实在都是一样的意义。